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17章 我可不是神仙

殿下,请别挡我桃花

手写樱花 著

连载免费

世人皆知,那昱国摄政王费力心机,而已为了搂沈家大小姐的腰沈婵休了洛暝十八次,他洛暝就娶了沈婵十二次 传闻俞家个个是情种,皇位切记,孩子切记,老婆不能够切记遇见了她,洛暝眸子里便再容不下“彻底颠覆个朝纲罢了,你要的太平盛世,我给”-⊙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,长安一袭白衣,撩开斗笠,便惊艳四座了整个京城的女子⊙京城第一富家少爷郑耀文,幽默风趣护犊子,长相妖孽,是姑娘们都想依附的贵公子“殿下闪开,挡着我桃花了”快活容易娶到心心念念的媳妇儿,她终日心里想红杏出墙,被谋杀亲夫,夺位覆朝纲这样的媳妇儿你敢要吗?洛暝淡淡笑着,“我偏不喜欢她这曲绾绾没有理会,淡淡扫过,现在什么都不能打扰她找匣子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“石于林”书生看出沈婵是个好人,如今救了自己,是为恩人,态度便极好。

“多谢恩人相救”石于林起身行礼,想必也是饱读圣贤书之人的礼仪。

“郑公子在此日夜照顾你,他才辛苦”沈婵将他才辛苦四字讲的有些重,他这些日子指不定过得多滋润。

“唉,说到这儿,我可不得不说,这照顾你,本公子可是花了很大功夫”郑耀文拍了拍石于林,又道,“谁能有这样的服气?”

被京城第一富家公子照顾,可不是得老天眷顾得来的福分。

沈婵半带着轻笑,听郑耀文是如何含辛茹苦看顾石于林。

还挺能吹。

“多谢恩公”石于林别说有多感激涕零。

“小事小事”郑耀文嗤笑着弯腰扶起石于林,说道。

郑耀文随后惬意的看向沈婵,这眼神让沈婵觉得郑耀文又开始作妖,“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告诉沈公子,他定能为你排忧解难”

她就知道。

“真的吗?”听见此话的石于林猛的起身,似乎找到了一个可以抓住的救命稻草般,拜向沈婵。

“公子若能还我公正,我必缬草衔环以报公子之恩”石于林掩饰不住欣喜与激动,起身便要朝沈婵拜恩。

“不用不用”沈婵扶起刚要膝盖快落地的石于林,她知晓,读书人都知男儿膝下有黄金,想必这石于林也是无比困窘。

“你讲话说的明白些,我也好做打算”沈婵觉得自己这闲事管的的确是多了,只不过还要多亏了郑耀文这个辅助。

“有个专门上课的学堂,招募的便是有钱人家想科举成才的”石于林看这二人模样,不像是和那官家有勾结的人。

“那学堂,专门教人如何科举舞弊,透漏考题由请的先生们作答给这些人”说到这,石于林是痛恨的,他的诗怎的无缘无故就变成了旁人的,还叫他一举夺魁。

“怕是寒门再难出贵子!”石于林痛心疾首道,一句一字仿佛用了很大力气。

他只希望能还给自己一个公道。

石于林转而将求助的目光又投去沈婵,想抓住这颗救命稻草。

数十载挑灯夜读,只为这金榜题名时。

“你倒是帮不帮?”

沈婵随口找了理由出来,郑耀文也跟着她身后。

这麻烦事算是给沈婵难住了。

“我又不是天子,怎么帮?”

那衙役所说的就是皇上来管也管不着,怕是官官相护,这组织已经根深蒂固了,要想连根拔起怕是难于上青天,如果沈婵没猜错,这般肆意妄为,一定是朝中重臣在其背后撑腰,方可如此嚣张。

这样大的事情,那两位大臣怕是难拖责任,只不过水火不容,应该是其中一位。

“那你这是不帮了?”郑耀文试探性问,若是这沈婵不接这个麻烦,无端又想起郑家家丁之事,还要把石于林在干嘛麻烦丢给自己。

最重要的是,他得弄清楚沈婵的身份,倘若这事儿沈婵管了,那么她的身份自然而然总要暴露。

“我可不是神仙”

沈婵这话,郑耀文就知道这是不乐意管了。

“你不是不敢管吧?”郑耀文妄想激将法使沈婵答应这事儿。

沈婵早料到这郑耀文生性。

“没听见吗,皇上都不敢管”沈婵盯着郑耀文这脸,也不转头说别的,倒叫郑耀文还不好意思了。

“别人我不知道,你吗?有那胆子”郑耀文斜靠在小摊贩车旁,散漫张扬,不羁的笑,沈婵瞧见时不时就有路过的女子发出惊讶的叫声。

他长的也没那夸张吧?沈婵疑惑这些女人怎的都没见过男人吗?

“你看错了”沈婵丢下一句漫不经心的话,就走了。

看沈婵这是真要走了,郑耀文还是故意说道,“人我可就丢在那医馆不管了”

然后挥挥袖子,扬长而去。

郑耀文料想的并不如意,沈婵没有停脚,继续往前走。

过些时日便是长安酒馆拍卖,沈婵自然是要分清主次的。

半晴半阴,微风吹拂。

今日长安酒馆拍卖古琴,各路的大人物都前来目睹这断情,就算买不下,也想瞧一瞧这上好的琴。

有的不远千里来此,就是为了能拍下这价值不菲的古琴,懂行之人也是视若珍宝。

“穆枫,护卫安排的怎么样了?”

澈月临时有事情,说是几日后再回来,往前拍卖贵重物品也并无差错,于是澈月也放心交给沈婵来办,无论如何,沈婵也是长安介绍的人。

“都办好了”穆枫知道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沈婵在阁楼放眼望去,熙攘的人群里一眼便锁定了那个坐在角落品茶的男人。

洛暝?他来这里做什么,难不成也喜欢这琴?

“各位,感激大家前来长安酒馆,今日特将此琴作为拍卖物,来此处者,皆是有缘,公正而分,价高者得”

穆枫在上讲话,这本应该是沈婵的活儿,除了自己,就连穆枫也怕这场拍卖成了强买强卖,沈婵不会说话穆枫是知道的。

“起拍价,五百两”

五百两说多不多,但是说少也不少,只不过对在场的人来说不足挂齿。

“我出,八百两!”

“一千两!”

跟价跟的都很紧密,只是相差不大,加一加便跟上了。

“五千两!”

加着加着,价格已经从五百上升到了五千。

这个价格已经算是很高的了,有的人已经不敢再加,也没了声。

“五千两一次!”

“五千两两次!”

“一万两!”

声音响起,震惊四座。

什么?居然有人出一万两?在座之人皆面面相觑,寻找声音之人。

沈婵顺着声音看向主人,那是青龙。

一万两青龙怎么可能拿得出来,洛暝要花一万两买这断情?

“穆枫,上次你说断情是谁送给先帝的?”沈婵不相信一个以百利为先的摄政王会花这样的一笔重金买架琴,他才不是长安那样的人。

“是先皇后,也就是当今摄政王的生母,只是后来被废的。”穆枫听见沈婵打听这些,倒是好奇了。

“你又捣鼓啥呢?”穆枫也不知道沈婵一天天脑子想些什么。

“不对啊,洛暝姓洛,又不姓昱”

--------------

求收藏啊宝宝们(u‿ฺu✿)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