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19章 游戏(1)

殿下,请别挡我桃花

手写樱花 著

连载免费

世人皆知,那昱国摄政王费力心机,而已为了搂沈家大小姐的腰沈婵休了洛暝十八次,他洛暝就娶了沈婵十二次 传闻俞家个个是情种,皇位切记,孩子切记,老婆不能够切记遇见了她,洛暝眸子里便再容不下“彻底颠覆个朝纲罢了,你要的太平盛世,我给”-⊙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,长安一袭白衣,撩开斗笠,便惊艳四座了整个京城的女子⊙京城第一富家少爷郑耀文,幽默风趣护犊子,长相妖孽,是姑娘们都想依附的贵公子“殿下闪开,挡着我桃花了”快活容易娶到心心念念的媳妇儿,她终日心里想红杏出墙,被谋杀亲夫,夺位覆朝纲这样的媳妇儿你敢要吗?洛暝淡淡笑着,“我偏不喜欢她这曲绾绾没有理会,淡淡扫过,现在什么都不能打扰她找匣子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“去,到里面挑几个人出来”刀虎另有深意的笑着,带着与生俱来的刺。

暗刺立即便行动,往里走去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没有等到清影,倒是把这摄政王等来了。

“你没事儿?”洛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。

“我能有什么事儿?”沈婵没有看洛暝,只是思忖着刀虎接下来想做什么。

往里是酒房,里面都搁着一坛坛的酒,想必人都是被关在了那里。

“沈单,你快走!”穆枫被押了出来,一出来就看见沈单,他武功不错,是能逃跑的,穆枫想着沈单一个人能活着也好。

这穆枫关键时候倒是挺义气,沈婵笑着说,“刀虎大人这么厉害,我怎么走?”

刀虎面露喜色,他倒是觉得这沈单是个会说话的人。

“走吗?”洛暝看着沈婵,眼神软了很多,“我带着你”。

“我怎么可能一个人走?”沈婵也小声回应着洛暝,她实在好奇,洛暝不是走了吗,怎么会突然折回来跑这?

要是叫刀虎知晓他是昱国摄政王,只怕是这条命保不住了。

洛暝没再说话,他只是待着,看沈婵想做些什么。

除了穆枫,被押解出来的就是一些富商,沈婵不明白这刀虎打的什么主意。

“我们呢,玩个游戏,输了的人......”刀虎拿起刀,在上面摩擦着,脸上除了那条疤,再不能看出什么。

但是沈婵知道,还能拖些时间。

“你要多少钱?我都给你!不要杀我!不要杀......”

片刻,说话的人脖子就被抹了一刀,刀虎又在那人身上将血迹蹭干净,抹的光亮的刀。

“太烦了,不适合玩这个游戏”刀虎云淡风轻,仿佛是捏死一只蚂蚁般眉眼都不皱一下。

“讲下规则吧”沈婵觉得刀虎既然想玩,那就和他玩,正好能拖些时辰。

刀虎又将目光投去洛暝,好像在问他是否也玩这个游戏。

“嗯”洛暝以为,无论如何,护一个人他洛暝还是可以的。

刀虎取来纸笔,在上面写着什么,过后将笔一扔,大笑。

“我这里几张纸,分别写下了几个身份,随意抽取便是,其中抽到莲字的是一伙,其他身份的又是一伙”刀虎肆意笑着,仿佛在等着在场的人夸赞他。

“只有一方能赢,输者,死!”刀虎淡然的说出二字,看向在场人的神情。

也就是到了夜晚,拿着莲字的暗刺可以杀人,其他人必须找到暗刺方可胜利。

或慌张,或哆嗦,或求饶,凡是如此者,皆被刀虎斩于刀下。

“怕死的人才更会隐藏自己身份不是吗?这样游戏才好玩些。”沈婵看着倒了一地的人,想叫刀虎停手。

刀虎微微点头,指着沈婵兴奋道,“说的不错。”

“来,抽吧”

桌上排着的那几张纸纷纷被人拿去,穆枫看了眼沈婵,也上前去抽取了一张。

等洛暝拿完,沈婵便拿了剩下的最后一张身份。

沈婵看完身份以后,便合起了纸。

拖住,一定要拖住。

也就是说,不能赢得太快,或者输得太快,都不利于叫清影快些赶来。

只不过,沈婵看向洛暝,他是一个人来的?堂堂摄政王,至于走的如此着急,不带护卫吗?沈婵实在不解洛暝今日所为。

若是洛暝带了人手,也好将浮莲教一锅端了。

正想着,眼就被蒙上了。

穆枫还没有明白有些规则,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蒙上眼睛。

九个人,也就是说,三个暗刺,其他五个人都是一伙。

这样的话,暗刺都互相知晓对方的,那么今晚如果暗刺行凶,那就是五对三。

沈婵要做的,就是让其成为平局,拖的越久越好。

第一晚,其中一个商贾就被暗刺杀了,游戏出局。

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,那商贾果真就吐血而死,这是要用游戏来玩真的杀人。

当场气氛开始令人窒息,那样可怕。

“国师可以说昨晚查看了谁的身份”刀虎微微皱眉,提醒一众人等游戏的继续。

可人人自危,他们只是害怕下一晚死的会是自己,因而只剩咽口水。

现在在场三个暗刺,五个其他,也就是说,这局要死一个百姓。

“刀虎,建议你等游戏结束之后再实施规则杀人”沈婵怕等不到清影来之前,这里就成了一片血泊。

“理由”刀虎倒是觉得稀奇,怎么会有人这么跟自己说话。

“以你这样的玩法,他们便都想着保自己的命,可如果承诺赢得那一方全员生存,想必他们也会好好玩这个游戏”沈婵一本正经的说着。

刀虎略略思索,点点头,随后扬长了笑。

“准了”沈婵琢磨不透刀虎的心理,但是沈婵发现,刀虎吃硬不吃软。

看着穆枫要动的嘴。

“我是国师”沈婵说道。

这话一出,穆枫不愿意了,“你这唱的又是哪出?”虽然不解,但还是小声问沈婵。

沈婵一听这话,就知道穆枫的身份断然是国师了。

“唱什么?我昨晚查看的是他。”沈婵指向一个商贾,指认了他。

那商贾是一脸的懵,接着便听见了沈婵说他是暗刺,商贾连连否认。

“我昨晚查看的也是他,他是百姓啊”穆枫急了,才隐隐觉得,原来沈婵才是暗刺。

“你这未免太护你的同伙了吧?”沈婵淡淡道。

“你大爷的,姓沈的!你还真是惜命啊!”穆枫这才明白,这沈婵是怕死,早早顶替了国师的身份,好叫暗刺赢,从而活命。

“当然,谁不惜命?不然你也不会顶替国师身份,想保护你的暗刺同伙”沈婵这话一出,哪里敢看向穆枫那要吃人的眼神,脸都气的通红。

“这位公子先说自己的身份,查到了暗刺,你才说明自己是国师。”其中一个商贾是站沈婵是国师。

无论如何,穆枫失了先机,相信沈婵是国师的人占多数。

“我真不是暗刺啊!”那个被指认说是暗刺的商贾还在挣扎,恳求人们听信他的话。

然后那个商贾便被指认出局,接下来又是一晚,三打四的局。

看来沈婵必须要指认一个真暗刺了,否则暗刺赢的很轻松。

------------

午好呀大家!新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!谢谢各位!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