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24章 大哥不想走快

殿下,请别挡我桃花

手写樱花 著

连载免费

世人皆知,那昱国摄政王费力心机,而已为了搂沈家大小姐的腰沈婵休了洛暝十八次,他洛暝就娶了沈婵十二次 传闻俞家个个是情种,皇位切记,孩子切记,老婆不能够切记遇见了她,洛暝眸子里便再容不下“彻底颠覆个朝纲罢了,你要的太平盛世,我给”-⊙陌上人如玉,公子世无双,长安一袭白衣,撩开斗笠,便惊艳四座了整个京城的女子⊙京城第一富家少爷郑耀文,幽默风趣护犊子,长相妖孽,是姑娘们都想依附的贵公子“殿下闪开,挡着我桃花了”快活容易娶到心心念念的媳妇儿,她终日心里想红杏出墙,被谋杀亲夫,夺位覆朝纲这样的媳妇儿你敢要吗?洛暝淡淡笑着,“我偏不喜欢她这曲绾绾没有理会,淡淡扫过,现在什么都不能打扰她找匣子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薛晚倾日子自然是比庶人过得自在,也并未迁宫,禁足只是俞墨轩为了保护她。

薛晚倾抚摸着自己的小腹,这才是俞墨轩的第一个孩子,薛晚倾脸上显露出一丝温柔。

看着增派的守卫,还有皇帝从未来看过她,贴身宫女以为皇上真的不待见悦妃了,但是薛晚倾聪明,知道皇上是为了护着自己。

不多时,门外守卫退下,薛晚倾起身。

而洛暝此时便走进了来,薛晚倾看见洛暝来,心下一怔。

而洛暝看着她的眼睛,微微怔住了,像,太像了......

行过礼后,问道,“殿下来此是......”

薛晚倾是见识过洛暝的厉害,她知道霖坤要对付的不是皇帝,而是他摄政王洛暝。

“本王实在不明白,悦妃娘娘此举究竟是为了什么?”洛暝知晓,这霖坤不是个省心的,只是北方战事吃紧,没理由再去收复霖坤,便与霖坤先行和平相处。

霖坤既然将薛晚倾送来,肯定不只是她有一副美人面孔,只是俞墨轩一心喜欢这个薛晚倾,洛暝不便说些什么。

“还要在此谢过当日摄政王救了臣女”薛晚倾身在内宫,却也是消息灵通,知晓了洛暝在朝堂之上唱的那出戏。

“是他,对你太过上心”洛暝点破这个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洛暝知道俞墨轩情根深种,只是薛晚倾不知道这件被尘封已久的事情罢了。

这句话,她憋在心中许久。

“本王猜,娘娘是给皇帝灌上一个昏君的头衔”洛暝看向愣在一旁思虑的薛晚倾,俞墨轩太过宠溺她。

如若是单纯的后宫争斗,她大可不必明着做,只需暗箱操作,且于其而言,不会有任何伤害。

可她偏偏将此事闹的宫中皆知,如今的结果便是,群臣对悦妃不满,更对俞墨轩此举不满。

“生逢乱世,怎敢谈儿女情长”薛晚倾抚着小腹,一脸满足。

这个孩子和俞墨轩才是她最后的温柔。

洛暝没有再问些什么,她只是活的太明白。

“如今我只想好好抚养孩子长大,妖妃与我而言无关紧要”

她目的达到了,虽然无人敢议论皇帝家事,但是事关昱国皇嗣,乃是国事,群臣已然不满俞墨轩包庇此妃,若非洛暝找个台阶,这些大臣怕是不愿意下了。

洛暝走后,薛晚倾站地良久,她知道她此举回家将俞墨轩送进风口浪尖,但只要俞墨轩还活着,还好好活着,她就要为自己的母国而考虑。

如今朝臣对俞墨轩失去信心,便是霖坤的目的。

宫女扶着薛晚倾进去,这件事情过后皇帝再未来见过她,便问道,“娘娘不再争一争吗?”

薛晚倾继续摸着小腹,异常的平静,爱意从眼底溢出,“这个小家伙平安就好了”

是的,她欠俞墨轩一个孩子。

*

“大哥,走快点可以吗?”

穆枫跟沈婵二人去买酒,因着是澈月交代的,穆枫格外的殷勤,但是沈婵步子却是不紧不慢,,穆枫又是个急性子,忍不住要说一番。

“大哥不想走快”沈婵淡淡扫过穆枫。

穆枫无语,沈婵本来就长得矮小,因为是男子的穆枫忍不住总说他长得极娘,因此总是少不了被他好一番嘲笑。

沈婵的确是个子不高,走的快倒不是不能,只是穆枫这大清早的便前去购办酒,都没想过人家店里都没开门。

进了店,穆枫就和店家商量好价钱,便前去找人搬酒坛。

这家小店与长安酒馆多年后合作的,店家也是可以信任的。

人手不够,酒坛数量却多,穆枫寻思着动作慢了,是不是会耽误时间,便撺掇着叫沈婵也一起搬。

沈婵被穆枫硬拉着进了店的后院。

院子看着不大,但是门倒是挺多,不知道通往哪的。

“你看什么呢?赶紧搬呐!”穆枫见沈婵到处看看,便推了推沈婵,往他手里塞了一坛酒。

“你这小体格,就一坛一坛搬吧”穆枫又是嘲笑。

沈婵白眼。

院门附近有一个人影急急忙忙的跑到里面的内间,接着整整齐齐一排人站好,然后便一齐进到房间里去。

这些人看着模样不似店里的小二,穿着也算华贵,模样倒是清秀,像些读书人。

店老板见沈婵盯着内间看,忙过来招呼,“公子还是快些搬吧!”

见店老板有些刻意挡住沈婵看向院门里面的视线,便知道这其中有些蹊跷。

“老板,我看这里面的人不是小二吧?”沈婵明知故问,观察店老板神色。

店老板果然被沈婵这话问的有些不自在,但还是笃定自若,面色有些不悦,不是很明显,“这貌似是本店的事情,公子闲事管的未免有些多了”

闲事?沈婵挑眉,她不大爱管闲事的。

但是...她是个极其好奇的人。

穆枫将酒用车拉了回去,沈婵借口说自己还有其他事情要办。

穆枫嘴里嘟囔,这沈单指不定又去哪里偷懒。

沈婵跃上房檐,店老板还在前院算账,于是沈婵越到后院,动作迅速,麻利轻声。

随后便绕到了刚刚那间屋子后面。

“届时,考卷我们会在科举前晚送达到你们手上”

科举?

沈婵想起了石于林那个书生,记得他就是被人调换了考卷才落榜。

这听着怎么这么像石于林所说的那个帮考生作弊的组织?

“若是答案不对呢?”

“不可能,我们上头有人,自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”

沈婵摇头,她以为会是些什么大事情,原来是这昱国选拔人才上出了问题,沈婵哪有这闲心管这档子事情。

她巴不得昱国亡了才好。

门被推开,人又各自离开,只剩下一个中年男人在门口再三嘱咐那些人注意事项,那男人看着就是个毒辣的面相,肚子明显的圆圆鼓鼓,一副油腻的模样。

但是那男人身上的玉佩,她着实一愣。

她记得,刀虎也有这么个玉佩,只是颜色不同罢了。

沈婵看这事情变得有意思些了。

跟着那男人就出了店。

只不过要是想知道这男人的身份是否跟浮莲教有关,沈婵自然得一探究竟。

或许,背后还有更大的鱼。

------------

新书求支持,感谢●‿●

[space]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