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四十八章 摘桃先锋刘太守

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

孤云飞岫 著

连载免费

……

免费阅读

在巨河县城东边三百里外,便是鲁郡城。

这里是丰州十三郡城之一,也是丰州东部的水路枢纽。

不仅毗邻洪河,更是位于三河交汇之地,可走水路贯通整个鲁郡的四方,自古都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燕王会选择进犯鲁郡,最终目的便是拿下这座鲁郡城。

鲁郡城三面都有运河,在这里修建了不少港口,以供过往商船停泊、

此时,在洪河的一座港口上,就停泊着一艘看似普通的货船。

这艘货船上载满了金银珠宝,还有十多名女眷和几名男童藏身其中。

他们坐在船舱里,有些焦躁不安。

终于,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,一个大腹便便,做商人打扮的中年男子来到了这里。

船舱里的人看到他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还好,还好,老爷终于来了。”

这中年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这鲁郡太守刘立陶,是掌管全郡一切军政事务的最高长官。

前几日他收到探报,说燕王的先锋大军已经攻占了大昌县,不日就要攻克巨河县。

吓得这位刘太守当场决定要弃城而逃。

奈何他在鲁郡这些年捞了太多钱财,又纳了太多姬妾,光收拾准备就弄了好几天。

直到今日终于做好了万全准备,还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外出探访民情的旗号。

并且告诉属下,最多七日自己就会回来。

可就在刘立陶要登船的时候,忽然有一个家仆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。

“老爷,军情急报!”家仆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封信件,“都尉大人急报。”

“狗东西,耽误本郡上船跑路。”刘太守在心里叫骂了一句,但表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的打开了军报查看。

毕竟,军情也可以为他的逃跑路线作参考。

而且郡都尉虽然名义上是协助太守管理军事,但实际上是与太守并行的,置有独立官署,若太守不在还可代行太守职务。

他不可能直接无视都尉送来的军报。

“什么?!”

这位刘太守一看里面的内容,顿时惊呼出声,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了一遍又一遍,“我的妈呀!

“巨河县守城大捷,左厢主魏存被杀,右厢主严盛和燕王胞弟安北将军王顺被生擒,五万大军死伤过半?!

“怎么可能,小小的巨河县城怎么能挡住五万大军?说什么敌军功成之时遭遇狂风暴雨失去战斗力,简直荒谬,以为这是演义话本吗?”

军报里的内容让他感到不可思议。

作为鲁郡太守,他非常清楚巨河县是什么情况,根本就不可能抵挡住横扫半个丰州的燕王铁骑。

可军报上又言之凿凿说巨河县大败燕王军。

“会不会是陈同这厮察觉我要逃走,谎报军情?”刘立陶脑海里闪过一个猜测,但随即又摇了摇头。

谎报军情可是要杀头的重罪,比他私自携家去探查民情要严重太多了。

“难道是真的?但这怎么可能呢。”刘立陶拿着军报,左看看右看看,心里犹豫不定,“如果这个战果是真的……”

他不相信这军报里关于狂风暴雨的内容,但却对巨河县守城的战果十分动心。

反贼燕王肆虐丰州已有五年,连战连胜,未尝一败。

大晋朝廷数次勒令丰州牧派兵围剿,却都被阳奉阴违地搪塞过去。

只要巨河县的战果属实,不论怎么达成的,都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仗。

尤其是还生擒了燕王胞弟,简直就是泼天大功!

“无论是不是真的,我都要派人过去查一下。”刘立陶拿着军报越看越心动,眼睛发亮。

他已经想到了这件事情可以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好处。

“只要战果属实,我就能命巨河县令将王顺押送到鲁郡城来,随意给他一些赏赐之后,我便可押送着王顺去京城!

“现任丰州牧无能,任由燕贼肆虐,朝廷早有不满,我又立下如此泼天大功,极有可能讨来一道丰州牧的任命。

“到时候,我刘立陶也是一州之王了,在这乱世之中,唯有地盘和军队足够多,手里的权力足够大,才能安身立命啊!”

虽说现在天下大乱,大晋朝廷的政令难出中州,但各地长官在名义上还是尊大晋为正统。

轻易不会违逆皇命。

否则就是公然造反,这很容易被相邻的势力当做把柄,进而联合起来,以征讨逆贼的名义向自己宣战。

最后难免落得个兵败身亡,地盘也被瓜分的下场。

这些州牧为朝廷效命的心思没有,借着为朝廷效命抢地盘的胆子可是有的,而且很大!

“这是我刘立陶的大机缘啊!”

刘立陶激动地有些不能自已,心里暗道:“快,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派人去巨河县,这个桃子只能由我来摘!!”

至于巨河县令的想法,谁会去在意一颗芝麻的想法?

这终究是权力的世界,武功再高也翻不了天,没有谁能真的呼风唤雨!

……

在崔恒下达了要组建军队的命令后,巨河县城就变得忙碌起来。

尤其是赵广,更是忙得脚不沾地。

崔恒自己反倒是变得清闲下来,终于有空盘点一下自己的修行进境。

经过那一场守城之战,金丹的七情之光有了飞跃式的增长。

象征着喜的红色,以及象征着爱的白色,都已经超过了三寸,恶的黑色以及象征着惧的青色也超过了两寸,即将三寸。

象征着哀的灰色只是略有增长,达到了七分多一点的高度,距离一寸又更进了几分。

最让崔恒头疼的还是象征着欲的黄色。

要怎么才能把黄色搞得高一点?

这确实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

可一时间又难有什么头绪,只好再次把精力放在琢磨自身法力的运用方式上。

在尝试能否玩出什么新花样的同时,他也想试试能否在法力运用上找到一些关于修行进境的突破口。

临近黄昏的时候,崔恒还在试验一些新琢磨出来的小术。

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“县尊,外面有一位女道长来拜访,她说自己叫许白鹿。”传讯的是一个轮值衙役。

“许白鹿?”崔恒先是一愣,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。

不过,他脑海里立刻浮现了城墙上见过的那个美貌道姑。

方敏和周采薇介绍过,那是她们两个的师父。

“原来是她。”崔恒轻轻颌首道,“让她去会客堂等我。”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