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7章 亲妈

灰毛兔先生

春寒柳 著

连载免费

“山有木兮木有枝,最赏君兮君不知道。” 顾君兮会觉得自己大约疯了,她居然跟一个从来没有没见过面的神秘的人谈了半年的恋爱,接着,心心念念地想了他二十年。 再后来,神秘的的灰毛兔先生回去了,而已,又是这不露过面的作风,究竟是要闹哪样?还有两天就高考了,对于奋战了整整三年的高三学生来说,马上就到了宝剑出鞘的时刻,气氛紧张而又热烈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“一定要来啊!咱们同学们都来呢!大家许久不见,正好聚聚。”

说着,她又抬手看了看她那镶满钻石的金表,“哎呀,我还有事,先走了,记得一定要来啊!”

许丹娜一阵风似的卷来,又一阵风似的卷走了,倒是让顾君兮有些措手不及。

“你跟CX集团的周以苓周总是闺蜜?”

桌对面一直埋头吃东西的男人,突然放下手里的东西,双眼冒光的看着顾君兮。

顾君兮心里哀叹一声,这不会正好是以苓的小迷弟吧?那就麻烦了。

周以苓之所以被称为“商界女王”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她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正好CX集团刚刚入驻国内,所有的一切都等于要从零开始,周以苓以她敏锐的洞察力,缜密的心思,以及雷厉风行的手段,一路过关斩将,所向披靡,凡是她参与的案子,就没有拿不下来的。

周以苓以她超凡的商业能力,不仅帮CX集团在国内打开了局面,也让自己从普通的小职员,一路绿灯升到了总经理的位子,从此在商界名声大震。

不仅如此,据说CX集团的员工培训也是周以苓一手负责的,凡是她带出来的学生,业务能力也都是拔尖的。

因此,很多人都希望能得到她的指点,只可惜都搭不上她的路子。

“额,我跟周总,不是很熟,不是很熟……”顾君兮说的有些心虚。

“咱俩加个微信吧!方便常联系。”

男人的语气听起来突然热络了很多,完全不似刚开始的淡漠疏离。

“最近有几部电影新上映,我们去看电影怎么样?还是你想去别的地方?”

“我……”

一阵优美舒缓的钢琴声突然响起,顾君兮心里暗舒口气,赶忙按了接听键。

“怎么样?还顺利吗?”电话那头,响起了唐薇调侃的声音。

“很着急吗?哦,好,我现在就赶过去。”

不理那头唐薇的声音,顾君兮直接挂了电话,做出很是着急的样子。

“抱歉,我有急事,得先走了。”

说完也不等男人回话,就急匆匆抓起包包快步离开了。

直到坐上了回去的公交车,顾君兮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,果然,相亲什么的,确实不太靠谱。

公交车缓缓开启,顾君兮透过车窗,看着外面的熙熙攘攘,手不自觉地摸了摸包上的那只灰毛兔,接着又赶紧把手收了回去。

抚摸那只兔子,已经是她这些年养成的下意识的动作,只是不能再摸了,再摸,它就该秃了。

这时,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,这次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
该不会是相亲男的电话吧?

顾君兮皱眉,下意识想要拒接,可是想了想,还是接了起来。

“喂,你好!”

“喂,是阿兮吗?我是妈妈。”

电话那头是个陌生女人的声音,可是顾君兮却一下子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。

是了,她跟别人不同,她有两个妈妈,虽然,有一个她宁愿没有。

顾君兮刚从茶餐厅出来没有一个小时,就又坐到了另一家餐厅里。

只不过,这次对面坐着的人换了,换成了她的生母崔敏跟她同母异父的弟弟高繁。

“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?”

顾君兮直视着崔敏的眼睛,声音淡漠疏离,她的双手放在膝盖上,紧紧地握着包包上那只灰毛兔。

因为只有这样,她才能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,而不是直接暴起,冲对方咆哮。

“我…”

在顾君兮的注视下,崔敏有些心虚,支支吾吾没敢开口。

她跟顾母差不多的年纪,不过看起来要更显老态一些,体型也已经发了福,看起来这些年过得并不怎么顺心。

“你去找了我妈?”

她该想到的,崔敏是她的生母,她去要自己的手机号,顾母不会不给她。

“我才是你妈!”崔敏立即反驳,声音有些突兀的尖锐。

“从你抛弃我跟爸爸的时候,你就已经不是了!”

顾君兮用力地握着手中的灰毛兔,眼中溢满怒火,仿佛随时都要爆发出来。

“唉?你怎么跟妈说话的?”

崔敏身边的高繁看不下去了,开口说道。

“你闭嘴!我跟她说话,没你的事!”

顾君兮看都不看他一眼,说出的话,却冰冷又轻蔑。

“你这女人,找揍是不是?”高繁说着就要站起来,被崔敏死死地按在了座位上。

“阿兮,不管怎么说,你也是我十月怀胎,辛辛苦苦生下来的。”

崔敏颤声道:“你身体里,毕竟流着我一半的血。”

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愿没有!”顾君兮冷声道。

天知道,她有多么希望,她是苏岚的亲生女儿。

“阿兮…”

崔敏的声音有些哽咽,眼睛里竟隐隐有了水光。

“不用再打亲情牌了,找我有什么事,直接说吧!”

她对这个生母已经不抱有任何幻想了,更不用说这个第一次见,浑身小痞子气的弟弟。

崔敏上一次来找她,是她高一那年,爸爸生意做的最红火的时候。

目的,是让她拆散爸爸跟苏岚,好让她重新坐上顾夫人的位子。

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,刚开始她还以为是崔敏良心发现,想要来弥补自己这个女儿,还满心欢喜的等着她给自己过生日。

可是,人家却压根就不记得她的生日了,现在想想,那时真是可笑。

“阿兮,我身体不大好,你弟弟刚大学毕业,还没找到工作,我们,需要一点钱。”

崔敏一边观察着她的表情,一边慢慢说道。

呵呵,果然。

“爸爸死了,你知道吧?”沉默半晌,顾君兮冷冷地开口。

“知,知道。”崔敏点头,不明白顾君兮为何突然问她这个。

“那你知不知道,爸爸死的时候,欠了很多外债?”顾君兮又问。

“我,我听说过一些。”这些年,她虽然没来找过顾君兮,可是却一直生活在云清市。

“那些外债都还没有还清,你觉得,我会有钱给你?”

顾君兮勾唇冷笑,不管有没有外债,都不会给。

大概是崔敏母子俩觉得可能真的无法从顾君兮这里要到钱,所以也没再纠缠,就麻利的走了。

顾君兮一个人在餐厅待了很久,才慢慢起身离开。

见了多年未见的女儿,不关心女儿过的好不好,不关心女儿过的开不开心,却是开口就要钱。

不失望吗?怎么可能?

一个连刚满月的孩子都能抛弃,还将孩子的奶粉钱都卷跑的女人,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良心发现?

不心痛吗?又怎么可能?

只是这次,真的该彻底死心了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