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47章 战局

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

穿书古代啊 著

连载免费

……

免费阅读

完好還想辯駁,他才不是想吃糖呢,倏地便見壹只白凈的手伸過來,手心是兩顆糖。

嬌嬌笑道:“吃吧。”

完好興沖沖地接過糖,擔憂被大河阻止,因此立馬把兩塊糖都塞進嘴裏,腮幫子鼓鼓囊囊的,神態最可愛。

大河在他額頭上彈了壹下,罵了他壹句“貪吃”。

隨著兄弟倆的小潮,諂媚地咬著嬌嬌的裾,擡眼不幸巴巴地看著她。

這是只小饞狗,對全部好吃的都填塞了好奇,不像它爹那麽自豪,只吃肉。

小潮還舔了舔她的手心,最奉迎的神態。

壹會兒之後,楊子陌從正門的方位邁著驕矜的腳步走來,他龐大橫暴的神態其實太嚇人,周府的婢女婆子們都退卻三舍,不敢近前。

嬌嬌也有些怕它,大河在身邊,她也便沒那麽畏懼了。

她覺得自己沒有表示出來畏懼,大河卻道:“瞧瞧妳那點膽量,子陌都來了多少次。”

嬌嬌酡顏,卻插囁道:“我,我沒畏懼。”

“沒畏懼妳腿抖什麼?”大河指著她微微晃悠的裾道。

嬌嬌赧然地低下頭:“僅有壹點點怕。”

完好卻跌跌撞撞地向楊子陌跑過去,便在跌倒的壹剎時,楊子陌躺下,用身子做肉墊,又伸出爪子扶著這小肉墩兒,這才沒摔疼他。

完好得逞,在楊子陌身上笑得口水都出來了。

小潮見狀很吃醋,過來用小腦殼想要拱開他,它體型太小,完全動不了完好……

嬌嬌被逗笑,提著大河送她的琉璃燈站在廊下,微笑比琉璃更潔凈純真。

大河伸手拉住她:“走吧,我還要進去和妳娘打個招呼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們剛進去,周嘉懿又帶著她那壹群貴少爺“大頭兵”折返。

“子陌來了?”周嘉懿聲音中難掩亢奮,“子陌,走,走,我們去花圃觸碰去!”

楊子陌頂天立地的體型和善勢,讓她有壹種自己真在批示名副其實戰鬥的虛榮感,因此周嘉懿是最稀飯楊子陌。

大河聽見周嘉懿的聲音便頭疼,聽到她的話,扭頭擺擺手道:“子陌妳去吧。”

楊子陌站站起來,把靠在自己身上的兩個小的交給婢女,這才隨著周嘉懿走了。

壹群人呼啦啦地來,又呼啦啦地走。

他們走後,宇宙都寧靜了。

“哥哥,哥哥——”完好看著哥哥牽著別人的手,卻不管他,聲音頓時急了。

“便曉得不該帶妳來,小拖油瓶。”大河牽著嬌嬌回來,伸手又拉他。

三人壹起往裏走,嬌嬌不由得想,將來她要是嫁給將軍,生個孩子,壹家三口是不是也如此?

餵餵餵,妳自己或是個孩子呢!

周夫人見到太子兄弟倆最歡喜,特別對小完好,更是稀飯得眼睛都挪不開,壹下子讓人拿果子,壹下子讓人上甜水。

壹下子周疏狂從外院回來更衣裳,見到大河不怎麽待見,對完好也露出可貴的平易近人,讓人開他庫房取東西送給完好。

周夫人曉得他內心希望,不由得偷笑。

周疏狂早便盯上了完好。

他覺得按照秦謝舟的放置,完好這輩子必定是個繁華閑王,日子過得安逸,因此他想把嬌嬌許給他。

前提是他不要長歪,要學他爹那樣從壹而終。

周夫人聽他說“從壹而終”便笑得不可能,道:“嬌嬌比二皇子大三歲呢!”

“女大三,金磚,便好。”

“二皇子長大了不壹定稀飯嬌嬌。”

周疏狂眸子子瞪得老邁:“他憑什麼不稀飯嬌嬌?”

周夫人換了個說法:“那嬌嬌要是不稀飯二皇子呢!妳別如此亂點鴛鴦譜。”

從前他還擔憂大河看上周嘉懿呢!現在看來,他們這個女兒,便是平凡人家也難嫁。

周疏狂道:“嬌嬌不稀飯他的話,我便勸她妥協妥協。”

周夫人:“……”

她錯了,她為什麼要和周疏狂爭論這個問題。

周疏狂到現在還覺得周嘉懿是壹家有女百家求呢!

嬌嬌妥協?嫁給二皇子還叫妥協,那難不可能要嫁給太子才不算妥協嗎?

因此今日周夫人瞥見他對完好的另眼相待,內心才不由得偷笑。

周疏狂有前院許多來賓要召喚,因此換了衣裳便急著出去。

出門之前他還想帶著嬌嬌,內心是有出去炫耀壹下自己靈巧女兒的小人心思的,嬌嬌卻拉著大河不放手,看得他臉又僵了,幹脆眼不見心不煩,自己轉身出去。

他默默地對自己說,孩子還小,等大點便能報告她,完好好啊,大河便是個渣。

很快周夫人屋裏也進入了許多來賓,大河便帶著嬌嬌和完好到花圃裏去。

周嘉懿正批示子陌守城,壹群衣衫整齊的貴少爺們,現在都成了泥猴子壹般,玩得還不可能開交。

完好要往前沖,被大河拎著衣領按住。

“我們看看便行了。”大河拉著嬌嬌遠遠坐下道。

楊子陌倏地仰天長嘯壹聲,聲音劃破天空,威震四方,周嘉懿愉快得手掌都拍紅了。

嬌嬌倏地問:“小潮呢?怎麽沒瞥見小潮?”

她剛想說,也不曉得從小潮如此小小的壹條狗,怎麽能力長成楊子陌這般神武神態,才察覺小潮不曉得什麼時候經走丟了。

大河環楊周圍,的確沒有察覺小潮的影子。

它到底還小,大河便招呼楊子陌去找它。

周嘉懿還不太樂意,她曉得大河不慣她弊端,因此便只能怏怏地暫緩“戰局”。

大河壹行人隨著楊子陌去找小潮,到達壹處院落的時候,遠遠便聽見裏面小潮的慘啼聲和壹個婢女毫無所懼的聲音。

“這是哪來的小野狗!吃狗肉鍋子嫌棄不夠塞牙的。今日正美意情不好,妳偏巧撞上來,踩死妳算了!”

門是開著的,眾人繞過來便見那碧衣婢女壹腳壹腳重重碾著小潮,臉上帶著暴虐。

不待眾人反應過來,楊子陌經壹躍而起,誰都沒看清楚它的動作,婢女經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楊子陌咬斷了她的喉嚨,而後用嘴叼起小潮,以驚人的速率,快如閃電地往外沖。

大河捂住嬌嬌的眼睛,剛想說話,倏地傳來壹聲尖銳的嚇破膽量的招呼聲:“殺人了,殺人了!”

這聲音更高,很快迷惑來了不少人,連前院的周疏狂都聞訊趕來。

“怎麽回事?”周疏狂看著倒在血泊中的婢女,眉頭緊皺著講話問。

在嬌嬌的生辰發生這種事兒,他真有殺人的感動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