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51章 躲闪

穿书古代开局被抢婚

穿书古代啊 著

连载免费

……

免费阅读

她軟磨硬泡,秦謝舟答應。

楊玉見到祭姜是在地牢中,顯然經有人替她修理過,起碼她身上的衣服都是潔凈的。

她被鎖在墻上,岌岌可危,顯然是受過重刑。

“聽說妳想見我。”楊玉在她眼前的椅子上坐下,離她有壹丈多的距離,聲音清靜地道。

秦謝舟坐在她附近,周疏狂則站在兩人身側,看得出來,他面上有倦怠之色,顯然這些天也累了。

“妳來了。”祭姜睜開眼睛看著楊玉,壹講話,聲音沙啞,笑聲桀桀,像個病篤的老嫗,完全不似之前少女疏朗之聲。

楊玉冷聲道:“妳想見我,我來了。有話此時可以說了。”

“讓他們都出去。”

“妳以為妳還能討價討價嗎?”楊玉不客套地道,“酷刑加身都沒有吐露分毫,妳以為我會信賴,因為我來了,妳便能盡情宣露?妳時日不多,我卻來日方長,怎麽會以身涉險?”

“怯懦鬼,軟弱!”祭姜唾罵道,“皇上怎麽會看上妳如此的女人!我真不清楚,除了那張臉,妳有什麼可取之處!”

“我壹無是處,偏巧能讓妳妒忌。”楊玉嘲笑,“這便夠了。”

“妳——”

“祭姜,”楊玉傲然道,“不要和我比嘴皮子,妳差遠了。”

祭姜狠狠地瞪著她,“妳便不怕我把妳在南疆的醜事抖暴露來,讓妳的天子夫君嫌棄妳!”

“妳覺得妳了解他,或是我了解他?”

“棠棠!”秦謝舟打斷她的話,劍眉緊蹙,伸手握住她放在椅子扶手上的手,“夏蟲不可能語冰,沒有和她說這些。”

“我要讓她臨死之前曉得曉得,她有多局促好笑。”楊玉道,“祭姜,妳這輩子沒獲得過的戀愛,便以為是鏡花水月嗎?那只是妳,愛而不得的不幸蟲!”

“楊玉!”祭姜被戳到肺管子,眸子子險些都要瞪出來。

“妳稀飯司馬仲徹,妳覺得妳才是他的良配。”楊玉不客套地揭露她。

因為祭姜對她的冤仇,遠非國對頭恨所能涵蓋。

祭姜的眼神中,含著對男女之情化解不開的怨尤。

癡男怨女,大約如此。

“我本便是南疆巫女,我是定命的皇後!”

“我沒說妳不是。”楊玉嘲諷地道,“妳想要什麼男子,自己去奪取,我還會欽佩妳。妳求而不得,在我如此壹個第三者身上宣泄冤仇,莫非不好笑?妳曉得他想獲得我,還邊痛心疾首得恨我,邊還要贊助他殺青目的。祭姜,這便是南疆巫女的自豪嗎?”

“呸!妳也配淩辱南疆巫女!”

“人必先自辱而後人辱之。祭姜,妳自取其辱!”楊玉道,“妳我態度差別,明槍也好,冷箭也罷,都是各為其主。妳為了泄私憤,自以為是,落到今日這般境地,其實是該死。”

祭姜的自豪被楊玉壹寸壹寸地踩碎,整個人類似癲狂。

“楊玉,妳少自以為是!皇上是臨時被妳蒙蔽,迷住了心竅;他獲得妳,對妳落空了新鮮感,很快便會厭棄妳的!妳等著!”

“我等不到那壹天了。”楊玉道,“這輩子,我都不是他可以獲得的女人。”

“皇上說,只恨妳在南疆的時候,沒有強占了妳……”

“這世上最缺的,卻沒有賣的東西,便是後悔藥。”楊玉嘲笑,“祭姜,說話之前過過腦子,妳此時不應該咬著我和司馬仲徹說不清楚嗎?怎麽又造成他沒有強占我了?”

祭姜被她壹番俯首弭耳的搶白後,顯然思路混亂,又因愛生恨,因此感情愈加難以掌握。

她嘶吼道:“憑什麼?妳憑什麼獲得這全部!我為皇上付出了那麽多,我可以為他千刀萬剮。妳什麼都沒做,他卻愛妳敬妳珍視妳,時至今日仍然不肯斷念。”

楊玉懶得回應。

如果這個疑問有謎底,她早便問司馬仲徹了。

她很奇怪被他那樣偏執的人稀飯嗎?

並不。

她不堪其煩,乃至如果能回到昔時,她全部不會意慈手軟救了他,遙遠給自己導致那麽多困擾。

她和司馬仲徹交集的全部意圖,便在於她獲得了楊子陌,僅此而。

祭姜道:“妳曉得嗎?我是巫女,從個人便曉得我是這壹任的巫女。我和妳其實同歲,我對父兄說,皇上才是定命之人。因此我父兄豁出全部贊助皇上……皇上被妳救的時候,我父兄也身陷囹吾,家中大廈將傾,我吳興支持,我又做錯了什麼!”

“這是妳的選定。”楊玉冷冷地道,“妳父兄選定搭上級馬仲徹這條船,也是為了遙遠長處。既然想過遙遠坐擁從龍之功,風景無限,也便該想到身陷囹吾這壹日。”

想要的越多,失利的時候付出的代價便越大。

過後不肯賭認輸,卻做哀怨的怨婦,其實令人不齒。

祭姜眼睛赤紅,“我不恨皇上,我只恨妳!如果沒有妳,皇上便是我的!”

“如果沒有妳,那司馬仲徹還不會成為中原的威逼呢!因此我們彼此內心都恨不得對方早死,我懂,顯然妳不懂。”楊玉道,“如果妳便想和我說這些,那大可沒有,我也不想聽這些空話。”

祭姜表情倏地灰敗壹片,喃喃夢話:“我失利了,我曉得我失利了。我不怕死,我恨,我恨我死得如此不值。”

她獨斷專行,不聽司馬仲徹的話,便以為她能做成功什麼事兒,讓楊玉墮入生不如死的難受。

到頭來,只能搭上自己,毫無意圖。

“如果妳見到皇上,幫我報告他,祭姜沒有後悔過愛上他。”

楊玉懶得說話。

“楊玉,我謾罵妳,我世世代代都會謾罵妳!”

“隨便。”楊玉冷聲道,“我壹個字都不會幫妳轉達。妳便在這極冷漆黑的地牢中默默等死吧!如果非說能為妳做什麼,那有朝壹日,我會把司馬仲徹送去和妳團圓。記得等著他!”

“您好狠的心!怎麽會有妳這麽心狠的女人!皇上待妳,便差把心挖給妳了!”

“我對他有活命之恩,他卻讓我伉儷,子母分開數年,如此倒戈壹擊,是對我好?”楊玉嘲笑,“祭姜,下世請投生個善人家,好勤學做人,不要如此顛倒短長短長!”

“我多想讓他此時看看,”祭姜仰天長笑,“讓他看看,他愛上的,是如何暴虐冷血的女人。他虧負的我,又是怎麽對他的。”

笑著笑著,她嘴角流下血跡。

楊玉壹驚,很快站站起來。

她沒有上前,又徐徐坐下。

她說:“妳想要死在我眼前,如此恫嚇我嗎?”

祭姜或是不曉得,她見過量少死人。

“楊玉,”祭姜用盡最後的力氣道,“我恨妳,我恨妳!”

壹會兒之後,她的頭疲乏地耷拉下來,顯然經沒有生氣。

楊玉淡淡道:“她是曉得大限將至,撐著壹口在等我。惋惜,她並無說出什麼有用的話來。”

如此的冤仇對她來說,完全不會導致任何兇險。

她想了想後扭頭和秦謝舟商議道:“大哥,雖說祭姜經死了,是不是可以放出信息,以她為誘餌,把司馬仲徹引來?”

秦謝舟搖搖頭,他身旁的周疏狂顯然也並不贊同。

楊玉不曉得,他們兩個曉得,男子關於不稀飯的女人,可以多殘暴。

過後秦謝舟報告她,祭姜的遺體上帶毒,幸虧她提示,因此無人中招。

而司馬仲徹,從始至終沒有暴露過任何蛛絲馬跡,似乎死的並不是他身邊重要的人壹般。

薛魚兒道:“看看,這便是癡心錯付,天打雷劈。”

楊玉:“……”

沫兒眨巴著大眼睛托腮聽著。

薛魚兒道:“便說妳呢!”

沫兒並不生氣,反而笑哈哈的。

母親和姐姐的仇報了,她此時只等司馬仲徹這個禍首禍首獲得懲罰,並無其他的心理。

她和夏壹鳴走得越來越近,兩人險些是眾人眼中間照不宣的壹對。

薛魚兒卻莫名不稀飯夏壹鳴,對他很有敵意,壹有機會便悄悄的懟他。

沫兒裝傻只當說得不是她,往往壹臉“妳說得很有道理,被妳說的人真是傻子”的贊同表情,這壹招治得薛魚兒壹點兒性格都沒有。

許如玉進宮來替夏壹鳴提親了。

她春風得意地對楊玉道:“我覺得兩個孩子挺匹配,又情投意合,要不把婚事定下?我們在壹起那麽多年,妳也曉得我是什麼性格,定然不會讓沫兒委屈。以後小兩口要打罵,我僅有幫著沫兒的。”

楊玉笑道:“沫兒可比夏壹鳴大。”

“大那點算什麼?又不是差五歲八歲那麽大。”許如玉漫不經心地道,“而且沫兒顯小,兩人走在壹起,他人都說我們老邁年紀更大呢!”

沫兒聽見提她的婚事也不躲,便托腮在附近笑盈盈地聽著,眼中的歡喜險些要滿溢出來,氣得薛魚兒在附近痛心疾首,直用嘴型罵她“蠢丫環”。

壹點兒都不曉得自持,真是個蠢的,薛魚兒內心想。

便刻便要結婚,在甜美之中的月見,卻覺得沫兒這般只是坦白,而且也沒在外人眼前,並無什麼。

許如玉見楊玉沒有講話反對,繼續美滋滋地道:“這事兒我都想好了,月老便請嶽夫人。嶽大人平步青雲,大她教子有方,而且又最是熱情,這件事兒她必定不會謝絕。”

楊玉道:“妳先等等,別決策那麽多。這件事兒還得我娘來決計。”

雖說衛三郎此時經因為戰功被封為國公,使得衛家百年基業免於支離破碎的命運,朝中許多人都覺得這是皇上對皇後娘家偏愛,因此才會如此,而且經由這番不知不覺的變故,衛家軍的軍心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,此時衛三郎的日子並不好於,沒空來管沫兒。

軍心擺蕩這件事兒是情理之中。

衛同軾謀反,衛家軍連續精忠報國,面臨這種情況,自然有人擺布為難,最終未免在衛家和皇上之間做出選定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