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五十八章 逼迫

暗月纪元

仐三 著

连载免费

辉煌的历史前我们的文明一夜颠覆,怪异的紫月升起来时,新的紫月时代重新开启。混蛋,这是什么生态圈?进化成如此絮乱,兔子都能咬人,植物也好惹,要怎么混?进化成为紫月战士?这和紫月能扯上什么关系?这是什么地图?安全的区?悬在空中之域?幽暗之港?风暴航行?正京城?“可怕摇篮曲”名单?地下种族重生,地下城勃兴?遍及世界的混乱不堪黑市?血腥之路?最最重要的的是,作梦也会深陷撕杀,步入梦之域?好吧,这混蛋的时代。书友群1群:627900916(已满),书友群2群:1028558002,vip群:725382746当你打开这一章,真正要开始阅读的时候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荣耀广场的大钟传闻从不会出错。

所以,当它精确的指向了三点五十。

也就是意味着唐凌完成了这一场考核。

但,奇怪的是每当考核成功,那意味着胜利的铜钟声却没有响起,似乎是敲钟人忘记了为唐凌庆贺。

所以,教官就阴沉着脸,理所当然的坐着,他并没有让守门的战士开门的意思。

而守门的战士有些弄不清状况,当他求助的看向教官时,得到的是微微摇头的否定。

“奇怪,时间到了啊。”奥斯顿站直了身体,他迈出了一步,却又退了回来。

因为他看见了教官,莱诺教官安静的样子,继而想起了昂斯家族,于是他决定看看情况再说。

“唔。”昱发出了一声意义不明的低唔,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巧的东西,躲在了更深处的阴影之中,偶尔能听见他在对着这个小东西说话。

“尊敬的莱诺教官,副议长的意思是这个预备役战士需要活着。”一个战士,在这时附在莱诺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。

莱诺微微扬眉,然后掏了掏耳朵,非常诧异的望着那位战士:“我根本没有听见你在说什么?”

“可能是上午祖父大人教训我的声音太大,让我耳鸣吧。”

莱诺如是的说到。

这个无辜的战士愣在了当场。

莱诺教官绝对不会没有听见他的话,可他提起了考克莱恩·昂斯,也就是他的祖父,昂斯家族的族长,莫非要如此对一位预备役战士,是昂斯族长的意思?

想到这一点,这个小战士有些慌乱。

他无法承受昂斯家族的怒火,也无法承受副议长的怒火,唯一剩下的选择便是把情况如实的报告给副议长。

所以,这个小战士再次转身匆忙的离去了。

伴随着他离去的步伐,是人们奇怪的议论声。

“是我看错了吗?时间分明到了啊。”

“虽然不如奥斯顿和昱,这个少年也用自己的方式坚持了十分钟,为什么还没有结束?”

“是因为太过取巧,要延长时间吗?”

对于这些议论,莱诺的神色变得更加阴沉,但依旧巍然不动,充耳不闻。

就算任性又如何?谁敢为了一个预备役战士和他计较?副议长,不,甚至议长也不能。

除非城主。

但这根本不可能。

“莱诺要做什么?”紫月战士总部,亚伦终于第一次皱起了眉头,脸色并不是很好看。

“他竟然敢公开挑衅我。”副议长‘啪’的一声,手拍在了沙发靠背上,他此刻非常的愤怒,但似乎并不是因为唐凌的死活,而是因为莱诺的抗命。

其实,副议长也很疑惑。

他和昂斯家族说不上交好,但也并无私怨,为何莱诺会选择这种方式落他的面子?

只有飞龙,双手抱胸,冷笑了一声:“蠢货,竟然因为私怨,毁坏安全区的信誉。”

说话间,飞龙就朝着大门走去,心中叹息了一声,但愿来得及。

这唐凌的情况并不是很好,接连的受伤让他看起来随时都会被杀。

“什么私怨?”副议长看着飞龙的背影,非常在意的追问了一句。

他怀疑是不是自己不小心得罪了昂斯家族,而不自知。

“莱诺和苏耀的私怨。他这样是正常的,毕竟不大气。”飞空一边打开门,一边大步的走了出去。

为了安全区的信誉,他必须阻止莱诺。

实际上,如果不是怕行为太过让人议论猜测,他想直接从荣耀大殿顶层跳下去赶时间。

紫月战士能够轻松的做到。

但,这样莱诺会说他偏袒,谁知道呢?真是想不通一点点私怨,莱诺至于把苏耀得罪到这个地步?而且,真的只是因为私怨吗?

飞龙心中还是溢满了疑惑,可除此之外并无解释。

**

唐凌知道人的阴暗,也知道人有时会被阴暗控制从而无耻。

但却从未想到,一个人可以无耻到如此的地步。

在众目睽睽之下,不顾身份,摆明了要让自己去死。

实际上,自己对他威胁大吗?唐凌想不明白!至少,从现在来看,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预备役战士,却被他如此针对。

这种针对,分明是不给活命的机会。

腹部的内伤,并非没有拖累唐凌,等待几个小时,也并非没有消耗体力。

以不完美的状态来对付最妖异的巨熊,唐凌已经是竭尽全力了。

因为信任规则。

他选择了损耗自身来保全秘密,如今被直接判定成了愚蠢的行为。

多处伤口,就算不致命,光是流血也能直接耗死他。

这也就意味着,再凭借之前的方式已经不可行了,身体跟不上精准本能,那精准本能还有意义吗?

何况,精准本能也到了极限。

在如此绝境下,救星在哪里?

唐凌抿紧了嘴角,心中升腾的悲凉一下子包裹住了他。

有那么一瞬间,他想松手,然后放弃。

可是,他的人生在那一个雷雨夜,就已经彻底的被颠覆,他是一个连放弃都没有资格的人。

婆婆松开的手。

妹妹最后的无助眼神,那一声‘哥哥’还在耳边回荡。

痛苦如同一把尖锐的锥子,直接刺入了唐凌的心脏,血淋淋的刺激让他把悲凉一下子压在了心底的深处。

他,必须自救,救星唯有自己。

所以,暴露一些什么也无所谓吧?在愤怒的刺激下,他的胸口再度传来了饥饿的感觉。

‘它’出现了!

唐凌并不知道怎么去唤醒它,控制它,唯一的线索也无非是剧烈的刺激下,它会出现。

那么...

唐凌一个仰头,避开了挥舞而来的熊爪。

手腕轻轻的一抖,一块巴掌大的三级凶兽肉出现在了掌中。

这是他最珍贵的财产,怎么可能不随身携带?又怎么可能放心的放入背包里?

实际上,在进入考核场地的时候,他的背包就被暂时没收了,他当时还庆幸把凶兽肉分别藏在了身上的几个地方,两个袖口里就藏着两块。

而当时的他,更没有想到如今这凶兽肉成了唯一救命的依托。

既然如此,那就这样做吧?

时间不容许唐凌再犹豫,他冒着危险伸出了拿着三级凶兽肉的左手,然后扬起了它...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