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012章 归来

贵妇

沐水游 著

完本免费

及此起,万水千山;及此灭,沧海桑田。在棺材里醒回来的那一刹,叶楠夕看了足已很大影响她以后所有选择的一幕。她从来没有没见过一个男人能将那么情痴的一句话,以如此无情地的方式说出来。因而,在正面临自己将重返夫家大宅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迟疑地选择了拒绝,却鱼死网破亦非她所愿…….已完结啦书《名门喜事》《荣华归》《良缘到》《美人凶悍》Q群:243917571进群的同学请说出来任一角色名^^思念太久,谁能与我共享孤独,唯你——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又五日后,叶府终于收到叶楠玉到俞川的消息。年氏叮嘱管家将早备好的贺礼等物送去杨府新居时,叶楠夕也从文姨娘处听着这个消息,此时她身体已大好,于是趁着今日天气放晴,从老太太那请安回来后,就在自个的小院里踱着步子晒太阳。

绿珠过来告诉她这个消息时,她脚步微顿,然后低声问:“东西准备好了吗?”

“都照三奶奶的吩咐准备好了,就是眼下不知该交给谁带出去。”绿珠有些忐忑,“自文姨娘的事后,太太那边就一直紧盯着,老太太前几日也着人去跟姨娘说了好些话,姨娘身边的人都不敢行差一步。而三奶奶这院里的人手本来就不够用,如今怕是不管找什么样的借口都不行了。”

“无碍,不用咱送出去,只管安心等着大姐回来就行。”叶楠夕走到院角的紫竹旁,抬手碰了碰那结上雪霜的竹叶,接着道,“出嫁那么多年,老太太也盼了那么久,总算能见上外孙一面了。依我看,最迟明天,大姐便会带着几个孩子回娘家。”

与此同时,陆姨妈已经带着陆真出门,往叶楠玉的新居去了。

车行到半路时,陆姨妈忽然发觉漏带了一样贺礼,偏还是特意给杨旭准备的,是一方紫砚。因早听闻杨姑爷甚爱文房四宝,所以陆老爷托了好友,花了大价钱从名家手中收来的。

“出门前怎么不仔细清点一遍吗,漏了哪样不好,偏漏了这个!”陆姨妈着急上火,对着柳嬷嬷就是好一通责备。全然忘了,出门前这些礼物都是她自个一样一样取出来的,柳嬷嬷想要帮忙,她却担心柳嬷嬷碰坏了,没让动。后来她本打算再清点一遍,却换衣服时多花了些时间,所以也就搁下了。

柳嬷嬷自是了解陆姨妈的脾气,也没解释,顺着陆姨妈的气陪了不是后就小心翼翼地问:“要不太太在这放我下去,我回去取了过来,应当是放在真哥儿的书案上。”

“嬷嬷这么走回去太耽搁时间了,还是我回去拿吧。”陆真说着就喊车夫停下,然后就要起身下去,却被陆姨妈一把拉住:“本就是要带你过去拜访你大表姐和大表姐夫的,你中途折回去怎么行。”

“这时候天还早,大表姐长途跋涉地过来,才迁入新居多半也没时间招呼我们,表姐夫怕是也有公务要安排。娘就先跟表姐说会儿话,我待拿了东西后再慢慢过去岂不更好。”陆真说着就已经跳下车,笑道,“我若是去晚了,娘就先帮我担待着。”

“这孩子,怎么就对这事那么不上心!”陆姨妈顺着儿子惯了,一时也拦不住,瞧着陆真转身走后,忍不住抱怨,“之前去叶府时那么迫切,这会儿赶上正经事儿了,却总想着避开!”

柳嬷嬷笑道:“真哥儿可不就这性子,自小就不喜欢服软求人。之前能答应老爷和太太入书院已是难得了,如今要他突然去讨好别人,确实是为难真哥儿了。”

陆姨妈不忍苛责儿子,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都那么大了脸皮却还那么薄,不过亲戚间走动罢了,那里就那么难为情。”

此时天还早,街道两边买早点的摊位都还没收,冬日的寒意消融在这香喷喷热腾腾的雾气里,充满烟火气息的街道,透着祥和和富足。陆真沿着街一路往前走,因心里想着事,对周围也没多注意,所以当他走到路口时,一个孩子突然从一侧冲出,将往他身上撞来时,他才猛然回神。

陆真下意识地往旁一闪,那孩子便从他身侧擦了过去,一下子摔趴到地上。陆真一惊,忙弯下腰扶起那孩子,却不及他开口问有无伤到,那孩子就挣脱他的手跑了。

陆真一愣,然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自家宅邸,眼下站的这个地方,再往前走约两三里,就是寿宁侯府。于是陆真站在那路中央,看着前方,一动不动。路过的人都不禁多看了他两眼,陆真并不在意,直到前面有人挑着担子过来,他才皱着眉头让开。

很多疑惑和愤怒都无从发泄,于是一时间不知道该去何处,正好旁边有个卖粥的摊位,他便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。

吃完一碗热腾腾的热粥后,陆真决定去一趟叶府,于是一拍桌子叫老板过来结账。可当粥老板过来后,他往身上一摸,却发现自个的荷包竟不翼而飞了。陆真大诧,那粥老板弯着腰对他道:“这位哥儿的粥钱,已经有人给付了。”

陆真一怔,停下找荷包的动作:“给了?”

粥老板笑着点头:“是的,那位爷还说了,公子以后走路时需小心些,看好自己的钱袋,别再那么大意了。”

一听这话,陆真立马嫌弃地撇过脸,往两边寻去:“哦,是哪位恩人帮小爷付的钱?”

粥老板道:“已经走了。”

荷包是刚刚那小孩顺走的,帮他付钱的人当时应该是有看到,当时却未出言提醒。陆真一脸不爽地站起身,临走时随口问一句:“替小爷付钱的那位,常来你这喝粥?你认识?”

粥老板略有些自豪地点头:“认识,就是这条街上那寿宁侯府的萧三爷,老儿我在这摆了十多年的粥摊,那位爷一个月总会光顾我这几次。”

陆真愣住,是他,奶奶的居然是他!

“你知道他往哪去了?小爷得找他去!”

“那位爷早早就离开了。”粥老板一脸憨厚地对陆真笑道,“几个钱的事,哥儿其实不用放在心上,这种事对那位萧三爷来说是不过是常事罢了。”

陆真挑眉不解:“常事?”

粥老板叹道:“哥儿是富贵人,想必不知如今许多地方都在闹饥荒,前年南边发水灾,死了不知多少人。去年,就咱这往北不到三百里的几个郡县,都闹了蝗灾,一年下来几乎颗粒无收,唉,又不知饿死多少人。今年还好,只是比往年冷了些,当然这对哥儿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事,但对那些个穷苦人家来说,却又是个难熬的寒冬,昨儿就有两人冻死在城门口。”

前年和去年的灾情,陆真也略有耳闻,但身处繁华京城的他,这样的耳闻太过虚幻遥远,因此入不了他的心。而今忽从这粥老儿嘴里道出,句句皆是无奈,陆真不禁默然。

片刻后,他才问:“这些跟他有什么关系。”

粥老板一边擦着桌子一边道:“去年蝗灾导致这边米价大涨,不说别的,就老儿我这粥摊也都摆不下去了。幸好那位爷率先出来筹款,并且提议官府,大征民船从南边运粮过来,就这样才勉强压住了米价,我这粥摊也总算保住了。说来那位爷此举不知救了多少人,所以又哪会介意给小哥付的这几个钱。”

……

陆真不知走了多久,一直走到快中午的时候,才看到叶府的大门。

依旧是紧闭,门前寥落,连个看门的小子都没有,安静得让人忍不住想探究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陆真在那站了一会,迟疑了片刻,终还是决定敲门去。

却刚走到台阶前,身后就行来一辆马车。

随着车夫“吁”的一声,那马车就在门口前停下了。

陆真转头,便见一个仆从从车内跳下,然后车帘被掀起,一位留着美须髯,身着青灰长衫的中年男人从车内下来。

“姨父!”陆真诧异转身。

“哦,是真哥儿来了,正好,就随我一块进去吧。”叶明一打量了陆真一眼,洒然一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dreamer40的红包,晚照清空的双联平安符和PK票,colabier的平安符,roxchan的PK票,carmel的千响炮O(∩_∩)O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