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021章 为难

贵妇

沐水游 著

完本免费

及此起,万水千山;及此灭,沧海桑田。在棺材里醒回来的那一刹,叶楠夕看了足已很大影响她以后所有选择的一幕。她从来没有没见过一个男人能将那么情痴的一句话,以如此无情地的方式说出来。因而,在正面临自己将重返夫家大宅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迟疑地选择了拒绝,却鱼死网破亦非她所愿…….已完结啦书《名门喜事》《荣华归》《良缘到》《美人凶悍》Q群:243917571进群的同学请说出来任一角色名^^思念太久,谁能与我共享孤独,唯你——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一旁的萧丁氏瞧着萧慕氏急急走开的背影,有些没趣地扬了扬眉,然后走过来道:“今儿是蓉姐儿的生日,大嫂为接三嫂回来,早上来不及给蓉姐儿庆生呢,想必这会是着急回去看蓉姐儿。眼下天色还早,离午饭时间还有些时候,三嫂身子才刚刚好,又在马车上颠簸了那么久,正好趁着这时间好好歇一会。照往年的惯例,今晚夫人会请东西两园的太太和姑娘还有哥儿们一起吃顿饭,总归三嫂也不是什么客人,这回的是自个的家,我就不陪着了,晚上吃饭的时候再过来看三嫂。”

叶楠夕点头,目送萧丁氏走远后才问向身边的绿珠:“蓉姐儿是大嫂的闺女,排行第几?”

之前她就从绿珠嘴里打听关于萧家的一切,只是萧府的人太多,她只记得个大概,一时还分不清谁是谁。

“蓉姐儿是大奶奶的姑娘,在这府里是排行第三,今儿应该是三姑娘十四岁的生日。”

“三姑娘叫萧蓉嫣?”叶楠夕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一句,一边转头看着自己周围的景物。从进来到现在,她对这里的一景一物都没有丝毫印象,但却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,这种感觉,就好似属于这个地方的记忆,被整个清洗了一般。

这跟在叶家时,往日的记忆被一层一层剥开的感觉一比,实在怪异极了。

“是。”绿珠点头,旁边的徐妈妈注意到附近有些丫鬟婆子正往这边探头探脑,于是开口提醒:“三奶奶先去花蕊夫人那问安,待回了自个院子后,再好好整理这府里的人事吧。”

叶楠夕心里叹了口气,她其实极不愿去见花蕊夫人,照她的意思,总归这会儿也没人押着自己,她干脆直接回自个的院子,好好待上几天,然后再拍拍屁股走人。

然而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不用徐妈妈提醒,她也明白为何萧慕氏和萧丁氏领她进来后,就撒手不管了。怕是这明里暗里的人,都等着她犯傻呢,不说她是为什么回娘家去,就单论她离开婆家这么久,今日终得回来,首要之事自然是先去婆母那问安。

然而,刚刚无论是萧慕氏还是萧丁氏,却无一句提到这个,萧丁氏甚至还暗暗误导她,让她先回去休息。她要真这么做的话,简直是给人送去话柄,本来就不堪的名声,怕是更惨不忍闻了。

既然是回来修补名声的,当然不能半途而废。

因不熟悉侯府,叶楠夕示意绿珠领路,往花蕊夫人的宁华堂行去。

越往那边走,遇到的丫鬟婆子越多,很多人应该是没想到三奶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,因此忽瞧着叶楠夕后,面上都是一脸惊异,甚至连行礼都忘了。而有的下人在等她从身边走过去后,才猛然回神,然后悄悄往后一退,接着快步离开,各自传递消息去。

用不了半日,这侯府的东西两园上上下下就都知道,她回来的消息。

就算没有关于这里的记忆,但心底的直觉,之前她在这侯府,似乎从未被人这般关注过。叶楠夕不禁失笑,自我调侃地想着,也不知这算不算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

正好这会走到宁华堂门口处,早早就得了消息,特意侯在守门的婆子正琢磨着一会话要怎么说,却忽然瞧着那走来的叶楠夕,不由一怔。那面上带着浅笑,越行越近的叶楠夕,她似乎从未见过。

印象中的三奶奶从未笑那般自然洒脱,跟以往,每次过来这边都带着几分冷漠的小心截然不同。

“麻烦妈妈进去通报一声,三奶奶从娘家回来了,想给夫人请安。”几人走近后,绿珠走上前对那看门的婆子轻轻道了一句。

那婆子这才回过神,忙收起面上的诧异,正了神色对叶楠夕道:“夫人昨儿睡得不好,这会儿正在暖阁里歇着呢,之前夫人交代过,不许任何人打扰。”

叶楠夕松了一口气,正迟疑着自己是不是这就离开,只是不待她开口,旁边的徐妈妈就低声道:“这个点,花蕊夫人应该也只是稍歇片刻,三奶奶不如就在这等等。”

徐妈妈是代表叶老太太随她一块过来的,作用便是在她身边时刻提醒她需要注意哪些,以免留人话柄,让人抓着错处。

所以,叶楠夕只得应了。

然而,既然花蕊夫人交代过,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她好眠,那婆子自然是不敢请叶楠夕进去坐。

今日虽没有下雪,但却是个阴天,并且还有风。即便她身上披着紫貂大氅,但在这外头站得久了,也是顶不住的,更何况她身体才刚刚好,若真这么冻上一冻,怕是又会倒下。

绿珠心里着急,求助地看向徐妈妈,却见徐妈妈不急不缓地将自个手里的包裹往绿珠手里一递,然后从里拿出一个刻着喜鹊踏梅的铜胎手炉。

“妈妈何时准备了这个!”绿珠惊讶,却又接着道,“只是没有火。”

“你先陪着三奶奶。”徐妈妈淡淡道了一句,就拿着手炉往宁华堂的茶水间走去。她服侍了叶老太太大半辈子,早就将这大宅大院里的猫腻摸了个透,帮叶楠夕省去花蕊夫人的暗罚不怎么容易,但借个火却不是什么难事。

不多会,叶楠夕就抱上了暖烘烘的手炉在怀,然后看着徐妈妈轻叹地笑了笑:“祖母应当是想到,我一回来就会遭到夫人的为难,只是这才是开始呢,妈妈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吗?”

徐妈妈站在旁边,眼观鼻鼻观心,低声道:“三奶奶不需太过担心,之前外头就传出花蕊夫人苛待儿媳的话,如今到底是要顾着自个的名声,所以这顿罚站不会太久,不过是回来的下马威罢了。至于以后,只要三奶奶事事小意,仔细不越雷池半步,就可安稳度日。”

即便不是太久,却也站了将近一个时辰,就在叶楠夕感觉脚差不多要麻掉的时候,那看门的婆子总算从屋里走了出来,行到她跟前道:“夫人才醒,只是眼下头有些疼,就免了三奶奶今日的请安。”

愣是让她吃了一个时辰的冷风,结果却连见都不想见。这若搁到任何一个儿媳身上,都是非常下脸面的一件事。并且这明显是一个风向,一种态度,满府的下人具看在眼里,以后该怎么伺候,大家心里都有数了。

叶楠夕却着实松了口气,让她去见花蕊夫人,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该用何种态度才正确。即便花蕊夫人对她有许多成见和不满,但对方对她来说,仅仅是个陌生人。

所以,这一句免了,对她无疑是天籁。

萧玄的院子因靠着府里的那片梅林,并且院中也种了数株梅树,一进这院子,就能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梅香,所以这个院子就以暗香为名。

听说这名还是萧玄亲自起的,叶楠夕站在屋里一边轻轻跺脚,一边腹诽:一个大男人,却喜欢这么脂粉气的名,难怪会被人除去军籍。

“三奶奶,汤婆子来了,您先进被窝捂一捂。”

“徐妈妈呢?”

“妈妈在问阿杏和小翠这院里的事。”绿珠将榻上的两个引枕拿过来,放在叶楠夕背后让她靠着,然后松了口气般地道,“幸好这院里还有几个以前的人,不然有花蕊夫人那样的授意,三爷又不在,我和徐妈妈一时半会还使唤不动他们。”

这里,会比在叶家更艰难,叶楠夕心里自是清楚,于是看着绿珠道:“且忍上几日,这里终不是长久之计,无需跟他们多做计较。”

绿珠点点头,只是眼里却是透着几分担忧,但到底也没多说什么。

午饭毫无意外,迟了整整一个时辰,并且送过来后,已经全凉了。绿珠不满地对那婆子抱怨一句:“这还怎么吃,菜和肉都结上油花了,而且三奶奶如今也吃不得这重油的东西。”

那婆子冷哼道:“有的吃就不错了,我这忙着脚不着地,你一个丫鬟还跟我挑三捡四,不想吃的话就扔了,没人拦着你。我那还要准备晚上的席面,这可是夫人亲自交代过的。”

“绿珠,进来吧。”这话就是在门口说的,叶楠夕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。

片刻后,徐妈妈将一个烧得旺旺的红泥小火炉拿了进来,叶楠夕即笑道:“妈妈这又是哪里拿的,刚刚那包裹里可没有这个。”

徐妈妈一边摆好炉子,一边道:“总会贪心的人,这不是三奶奶惯会的事吗,我不过是替三奶奶代劳罢了。”

“什么都瞒不过老太太的眼睛。”叶楠夕说着这话时,面上的笑却是淡了几分。既如此,一开始时她在叶家过得那么不易,为何叶老太太就不替她多说几句话,任由年氏的胃口一点一点地张大。

即便是用小火炉隔水加热,但这饭菜的味道也有些不对了,并且很不对她的胃口,叶楠夕勉强吃了个半饱就放了筷子。正要漱口时,阿杏就捧着一个扁方的盒子进来道:“三奶奶,厨房那给送来一盒点心,说是特意为蓉姐儿的庆生日准备的,府里每个院子都有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jykuan4569的香囊,大文1的平安符,晚照清空的平安符和PK票,狂飙小马721的三联平安符,see_an的红包。还有两位朋友投了PK票,现在被刷下去了,后台也看不到两位的名字,所以无法提到,请见谅^^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