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022章 纸条

贵妇

沐水游 著

完本免费

及此起,万水千山;及此灭,沧海桑田。在棺材里醒回来的那一刹,叶楠夕看了足已很大影响她以后所有选择的一幕。她从来没有没见过一个男人能将那么情痴的一句话,以如此无情地的方式说出来。因而,在正面临自己将重返夫家大宅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迟疑地选择了拒绝,却鱼死网破亦非她所愿…….已完结啦书《名门喜事》《荣华归》《良缘到》《美人凶悍》Q群:243917571进群的同学请说出来任一角色名^^思念太久,谁能与我共享孤独,唯你——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“这送来得倒是巧。”叶楠夕让绿珠接了,然后问,“厨房那边可是授了夫人的意送过来的?有没有另外传什么话?”

“应,应该不是,是厨房的许嫂子给送来的,许嫂子没多说什么。”阿杏摇头,扑闪着一双眼睛,有些激动地看着叶楠夕,面上的表情似要笑,又似要哭。她原是侯府浆洗房里的丫鬟,因她娘得罪了府里的管事婆子,所以无根无底的母女俩,在这府里受人欺负是常有的事,人贱万人踩,众人的冷漠怕事,使得那管事婆子变本加厉。后来要不是三奶奶,她和她娘怕是早在那雪夜就被人给轰出侯府了。

只是她好容易从浆洗房的粗使丫鬟,跃为三奶奶院里的三等丫鬟,却不等她服侍三奶奶满一年,三奶奶竟就服毒自尽了!她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棺木送出去的那个凌晨,她还躲在墙角处看着。侯府不许见哭声,她就偷偷捂着嘴。

三奶奶走后,这暗香院就越发冷清下去,就连三爷偶尔回来一次,也都是宿在前院。后来,她有听闻三奶奶未死,在娘家又活了过来。所有人都对这事又惊又异,只有她悄悄告了半日的假,跑去大悲寺还愿,给寺里捐了一个月的月例当香油钱。

“阿杏?”叶楠夕这会才仔细瞧了阿杏两眼,十四五岁的模样,瘦瘦小小的,长得不甚起眼,不过那双眼睛却是难得的黑和亮。刹时,她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,并且那画面竟是她所见过的萧府里的人当中,最清晰的一个。

阿杏忙上前,压住心头的激动道:“三奶奶请吩咐。”

叶楠夕面上浮出几分笑:“你母亲如今身体可好?”

绿珠面露诧异,徐妈妈也看了叶楠夕一眼,阿杏再难掩激动,眼泪即从眼角溢出:“好好,自知道三奶奶没事后,娘和我都松了口气。昨儿娘还说,三奶奶喜欢穿的三叠棉底的冬鞋,她新做了两双,就等三奶奶什么时候回来,就可以给三奶奶送来。”

叶楠夕笑着摇头:“快别让你娘这么费心,我没那么讲究。”

阿杏认真道:“不费心的,娘说了三奶奶能喜欢她的手艺,是她的福气。”

“估计你也都没吃午饭呢,吃饭去吧。”见惯了别人的冷言冷语和好奇打探,阿杏这种丝毫不觉惊异,只有满腔的欢喜和激动倒令她有些不大习惯。

阿杏出去后,徐妈妈因还要跟院里的那两粗使婆子打听府里的情况,便也跟着出去了。

绿珠将碟碗都收进食盒后,才张口:“三奶奶记得阿杏?”之前她只跟三奶奶提起侯府各房各院的主子,下人她并未提及,可三奶奶刚刚明显是对阿杏有印象,并且还知道阿杏母亲的身体不太好。

“嗯,我也觉得奇怪。”叶楠夕一边打开那装着点心的盒子,一边道,“这侯府里的人,就数她我记得最清楚。”难道是因为阿杏待她是一片真心的关系?脑子里忽然冒出这样的念头,叶楠夕拿起点心的动作顿时。萧慕氏和萧丁氏,她见面时也是有几分印象的,只是很模糊,而之前进侯府时,一路上碰到的那些下人,也有一些她觉得眼熟。但是那些人,那些印象,丝毫不能触动到她。

这般一琢磨,她不由又想起那位还未谋面的丈夫,还有她的绯闻男主。

真不知当看到他们二人时,会是什么样的情况。

下意识地将手里的点心送到嘴里后,才被舌尖上的味道惊到,甜而不腻,绵密且松软。她垂下眼一瞧,白色的点心,小方形,也不知是用什么做的,样子瞧着很普通,味道却令人惊艳。

绿珠这会也瞧了那点心一眼,随后就道:“咦,这不是棉花糕么,三奶奶以前就很喜欢吃这个点心。”

叶楠夕将盒子往绿珠那一推:“这个真不错,看来是托了蓉姐儿的福了,你也尝尝。”

绿珠似有所怀疑,谢了赏,然后小心拿起一个放入嘴里。

片刻后,她才迟疑着道:“确实是棉花糕,但吃着却像是外头天香楼的师父做的,而且我记得三姑娘不怎么喜欢有牛乳味的点心,府里怎么会特意为三姑娘做这个?”

叶楠夕听出绿珠的话外之音,沉默一会,就将那盒点心挪到跟前问:“这竹编的盒,可也是天香楼的东西?”

绿珠摇头:“这是侯府的东西,天香楼用的是纸盒子。”

她原来就喜欢吃这个,蓉姐儿却本就不喜欢这个,可侯府却在蓉姐儿生日这天准备这种点心,并且还特意送到她这边。分明是冲着她来的,令人惊艳的味道里,却藏着他意。

“怕是,这盒点心就只送了我这里。”叶楠夕手指轻轻摸着盒子的边缘,“只是这是谁送来的?什么意思呢?”刚刚自言自语般地问出这句话,她就注意到点心里似乎藏着什么,即轻轻抖了抖盒子,随后便见点心下面压住一张纸条!

绿珠吓一跳,赶紧抬眼往门口看去,然后快步走过去掀开帘子往外看去,这会儿,外头静悄悄的,丫鬟婆子都吃饭去了,只余梅影清寒。

叶楠夕挑出那张纸条,打开,不过是巴掌大小,上面落了两行字:

相思相见知何日?此时此夜难为情。

月半时,斜檐下。

字写得虽有些潦草,但很漂亮,韵味天成。

绿珠走过来,叶楠夕便将那纸条递给她:“你可认得出这是谁的笔迹?”

绿珠看着那纸条,脸微红:“三奶奶,我,就只认得几个字,不会辨笔迹。”

叶楠夕一怔,只得收回手:“之前,我在这的时候,可有人给我传过书信?”

绿珠慌忙摇头:“我从未见过,而且谁能有这么大胆敢接这个!”

绿珠没见过,却不代表没有。她身边光大丫鬟就有四位,次等的丫鬟好像还有五六个,另外还有仆妇婆子什么的,而且绿珠最后那个月又回家照顾母亲去了。

叶楠夕反复看着那张纸条,这瞧着,很像是邀她晚上出去幽会。难不成真是那位时少爷传的?有那么蠢那么迫不及待吗?

“三奶奶,这个赶紧烧了吧。”绿珠在一旁惴惴不安地道,就算她只认得那上面的几个字,也根本不明白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直觉这东西会招祸,绝不能留着。

叶楠夕沉吟一会,就收起那张纸条:“你去找阿杏过来,我再具体问问她。”

绿珠应声出去,不多会,阿杏随绿珠一道进来,且面上明显带着几分开心。能得三奶奶的吩咐,为三奶奶办事分忧,是令她觉得很光荣的一件事。

叶楠夕仔细看了阿杏一会,却真只在这丫鬟眼中看到单纯的开心和对她的仰慕。

与阿杏无关,叶楠夕心里为自己的多疑叹了口气,然后才吩咐:“你替我去厨房那瞧瞧,今儿都准备了什么点心,刚刚许嫂子从我这离开后,又去了哪几个院子。”

“是,三奶奶还有别的吩咐吗?”阿杏问也不问,立马应了。

叶楠夕想了想,又问:“绣珠和紫草如今都在哪当差,你可知道?”

“绣珠姐姐还是在绣房那当差的,只是一个月前因生病的关系,出府去了,也不知如今病好了没。紫草姐姐如今是宁华堂里的洒扫丫鬟。”阿杏神情微黯,绣珠虽是早嫁了人,并且过后也没再在叶楠夕身边当差,却还是受了牵连。如今到底病得如何了,也不清楚,她只是个次等丫鬟,能打听到的消息还是有限的。

叶楠夕心情微沉,许久才道:“你先去吧。”

阿杏点头,就转身,一旁的绿珠叫住她,低声叮嘱:“你机灵点,别让人问三奶奶什么。”

“我晓得的。”

待阿杏出去后,叶楠夕才又问:“徐妈妈呢?”

“在后院吃饭,我瞧着徐妈妈正跟那两婆子说着话,就没惊动。”

小半个时辰后,阿杏回来,气喘得有些重,见到叶楠夕后先是道歉:“让三奶奶久等了,我,我一过去,管事妈妈就让我跟着跑腿,所以才……”

“无碍,都打听到了吗?”

“打听到了,今儿厨房准备的点心是核桃糕,菱角糕,鸳鸯饼,麻油酥,四色果子,千丝卷,窝丝糖……”

听她还打算接着往下说,叶楠夕只好打断她问:“可有棉花糕?”

阿杏一愣,然后摇头:“没有,三奶奶是想吃棉花糕吗?”

叶楠夕摇头:“再说说许嫂子吧。”

“我刚刚过去,没瞧着许嫂子,后来打听了一下才知道,许嫂子好像是家里有事,这会儿没在府里。”

“是什么时候出去的?”

“应该是给三奶奶送了点心后就走的。”

叶楠夕听到这,跟绿珠对视了一眼。这侯府,果然不是好待的地方,她须得早点脱身才行。

下午,叶楠夕午睡醒来,绿珠刚给她递过一盏茶,徐妈妈就从外进来,低声道了一句:“三奶奶,这一个多月,侯府这边也发生了不少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金沐灿尘的六联红包,colabier的平安符,乐颐的红包和平安符,素食小猪的PK票(*^__^*)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