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028章 紫草

贵妇

沐水游 著

完本免费

及此起,万水千山;及此灭,沧海桑田。在棺材里醒回来的那一刹,叶楠夕看了足已很大影响她以后所有选择的一幕。她从来没有没见过一个男人能将那么情痴的一句话,以如此无情地的方式说出来。因而,在正面临自己将重返夫家大宅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迟疑地选择了拒绝,却鱼死网破亦非她所愿…….已完结啦书《名门喜事》《荣华归》《良缘到》《美人凶悍》Q群:243917571进群的同学请说出来任一角色名^^思念太久,谁能与我共享孤独,唯你——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祝大家元宵节快乐O(∩_∩)O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下午,两人是一起回去的,一样是叶楠夕坐车内,萧玄骑马走在前面。跟早上不一样的是,回来的这一路,两人俱是沉默,一路同行,却一句交流都没有。

萧玄是本就没有什么想跟她说的,叶楠夕则是被刚刚从叶明那听到的一句话扰乱了心神。

午后的天放了晴,街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即便是坐在车内,却还是能感觉到浓浓的烟火气息弥漫周身。然而此时的叶楠夕却对外面的一切丝毫提不起兴趣,就算今日是她真正意义上的外出,是她第一次看到真实的街景,真切感受到这个时代的人的生活。但不知为何,即便是早上那会,她对这一切,也没有想象中的新鲜感。就如几日前进入侯府时一样,里面的一景一物看着都很陌生,但感觉却很熟悉。如今,身处这街上,她还是有这种感觉。

一直以来,她都当这是原先的叶楠夕残留下的感觉,可现在,现在……叶楠夕抬手抚额。

刚刚,将从书院离开时,叶明见她依旧闷闷的样子,就安慰了她一句:“别担心,一切敌人都是纸老虎。”

她当时就是一怔,满是地诧异问道:“父亲怎么会说这句话?”

叶明笑道:“怎么,想起来了,这不是你自小就喜欢说的话吗。”

她,初来乍到,脑海里就有关于叶家的一切,几乎对每一个与她交往过的人都有印象。就是对侯府,对花蕊夫人,对危险的感觉都不陌生,并且,她还对这里的一切礼仪规矩都一清二楚。就好似从小就受到这样的教育,关于这里的一切,似都已经融入骨血……原本,这些都应该是原来的叶楠夕的成长轨迹,可是,这样一个土生土长的女子,为何会说出那样一句话?

而且,她对于叶楠夕的感觉,都接受得太快太理所当然。

是巧合吗?还是,还是……

在叶家的时候,她就曾回想过她原先生活的那个世界,可是记忆竟是莫名的遥远,就好似她的曾经和现在之间,早已经历了无数时光,光阴模糊了彼岸,清晰了此岸。

脑子有些发胀,腊月寒冬,她的手心却出了汗,叶楠夕是谁?她又是谁?

马车忽然停下,车帘被掀起,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:“怎么不下车?”

叶楠夕怔然回神,转头,就看到那张陌生的脸。

若她就是……叶楠夕的话,那这个男人,的的确确,就是她的丈夫;那被喂下毒药的女人,的的确确就是她自己;初醒时那排山倒海的怨,的的确确是她自己的感觉;若真是如此,为何,单单,就只忘了他?

“怎么了?”萧玄微皱了皱眉,车内有些暗,她安安静静地坐在里面,幽暗的双眸不移半分地看着自己,令他不由想起他不愿回想的那一幕。

叶楠夕轻轻吁了口气,握了握汗湿的手心,然后起身,下车去。

“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她出来后,萧玄一怔。

“没事,可能是有些累。”辨不出他是真的关心,还是只是客气话,眼下她对他这样询问也毫无感觉,淡淡摇了摇头,就上了台阶,往里去了。

萧玄见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,就从身边走了过去,他转头,看着她纤细的腰身和一直未曾回头的背影,心里隐隐生出一丝不快。他皱了皱眉,将缰绳交给早候在一旁的随侍,然后跟上。

叶楠夕倒是没想着一回来,就碰上要外出的花蕊夫人,并且这看着好像不是普通的外出,此时两个丫鬟正抬着一个箱子跟在花蕊夫人后面。

叶楠夕站住,规规矩矩行了礼,花蕊夫人瞥了她一眼,然后看向跟着她一块进来的萧玄。萧玄即停下,往花蕊夫人身后看了一眼,问:“母亲这是要出去?”

花蕊夫人打量了他俩一眼,然后道:“嗯,明儿是百善会的日子,我回公主府看看还有什么要准备的,今晚就不回侯府了。”

萧玄侧身:“母亲慢走。”

花蕊夫人点头,就往外去,却将走到门口时,又回身道了一句:“子乾,你陪我回公主府一趟。”

萧玄不解:“母亲何事?”

花蕊夫人冷声道:“怎么,如今我想让你陪我一会都不行了!”

“不敢,我送母亲过去。”萧玄看了叶楠夕一眼,见她一言不发,面上也没有丝毫要留自己的意思,便转身往外去。

花蕊夫人笑了笑,意味深长地叶楠夕一眼,然后扶着萧玄的手跨过台阶。

花蕊夫人今晚不在侯府里,萧玄也跟着出去了,她应该觉得松了口气才对,可是花蕊夫人刚刚那眼神,却又令她隐隐生出几分不安。加上之前想的那些事,一时间脑子有些乱,抬眼,看着偌大的侯府,这里仆从无数,她却觉得从未有过的孤单。

回到暗香院后,绿珠和徐妈妈瞧着她果真平安无事地回来,皆松了口气,阿杏也站在一旁瞅着她傻傻地笑。

叶楠夕也笑了笑:“今日辛苦你们了,我出去后,可有谁为难你们?”

绿珠摇头,只是跟着就要张口,却被徐妈妈拉了一下。

叶楠夕即打量了她们一眼:“怎么了?真有人过来为难你们了?”

徐妈妈道:“不是,不过是别的院里的丫鬟犯了事,被罚了而已,跟三奶奶这院里无关。”

“哦,跟你们无关就好。”叶楠夕点点头,便往寝屋走去。

绿珠和徐妈妈都看出叶楠夕脸色不怎么好,忙随她进了屋,绿珠帮叶楠夕解下大氅,徐妈妈瞧着手炉里炭火已经差不多都烧成灰了,就将手炉拿出去添新的炭火。

叶楠夕换了件家常的对襟小袄,坐下喝了口热茶,然后将茶杯递给绿珠道:“刚刚花蕊夫人出去了,你一会去宁华堂看看,让紫草找个时间来我这一趟,我想问她些事。”

绿珠正接过茶杯的手忽的一颤,叶楠夕抬眼,便见她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。

“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没事……”

“够了,别再让我猜来猜去的!”

绿珠咬了咬唇,就低声道:“今儿中午,蓉姐儿去看花蕊夫人的时候,紫草不小心冲撞了蓉姐儿,当时紫草好像是为自己辩解了几句,结果反触怒了蓉姐儿,花蕊夫人便将紫草送到蓉姐儿的院子里,让蓉姐儿随意处置。”

叶楠夕忽然想起花蕊夫人刚刚看向自己的那个眼神,即问:“蓉姐儿是怎么处置紫草的?”

“从中午到现在,一直就让跪在院子里搓洗荸荠,已经有一个半时辰了。我刚刚悄悄去看了一眼,紫草身上穿得很少,听人说她这几日就有些不舒服,我担心再这么下去,她身体怕会顶不住。”

叶楠夕站起身,就往外走,绿珠赶紧将刚挂起来的大氅拿上。

却两人才走到门口,就碰上徐妈妈从外进来。

“三奶奶这是要去哪?”

“去看紫草。”

徐妈妈这会儿顾不上责备绿珠,只得紧着对叶楠夕道:“三奶奶,没哪个姑娘可以随意处置祖母院里的丫鬟,此事花蕊夫人分明是冲着您来的,您眼下不能去管这事。”

“如今有哪件事不是冲着我来的,我总不是件件都退避三舍。”叶楠夕说着就往外去了,徐妈妈叫不住,生怕她会吃亏,只得也跟上。

主仆三个走到萧蓉嫣的院子时,便见一个瑟瑟的身影正跪在院中的鹅卵石子路上,身面放着两个大盆,一个盆里是泥泞的冰水,另外一个盆里则是洗得干干净净的荸荠。

周围寒雪成冰,枯草如剑。

叶楠夕走进去的时候,紫草正两手放在泥泞的水里,低着头一点一点搓洗着包着泥荸荠。

侯在走廊的丫鬟婆子瞧着忽然进来的叶楠夕,先是愣了一愣,然后一个姓方的婆子就慢悠悠地走过来,抬着下巴道:“三奶奶怎么过来了,真是让三奶奶见笑了,这丫鬟不懂事,冲撞了我们蓉姐儿,所以花蕊夫人就让蓉姐儿略施惩罚。”

“罚到现在也够了,蓉姐儿该出的气也出了,这丫鬟就让我带走如何。”

“呵,三奶奶,这事儿我可做不得主。”

“这么罚丫鬟对蓉姐儿的名声也不好,蓉姐儿不懂事,嬷嬷怎么就不知劝一劝。”

不待方嬷嬷开口,前面忽然传来一声娇喝:“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来我这说话,滚出去!”

叶楠夕抬头,便见一个十四五岁,穿着海棠红裙的姑娘一脸怒气加不屑地朝自己走来。她记得这姑娘,自她嫁进来没多久,这丫头就恨上了自己。她大约明白,萧蓉嫣今日为何要这么罚紫草了,确实就是冲着她来的。

“蓉姐儿是要怎样才能让我将她领走?”

萧蓉嫣打量了叶楠夕一眼,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紫草,眼睛一转,就笑着道:“你非要现在就带走她也行,刚刚她的右手弄脏了我的鞋,你让她现在就费了右手,我就原谅她。”

叶楠夕面色微沉:“蓉姐儿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

萧蓉嫣不屑地看着她道:“我当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你不要了脸,难道这会儿连耳朵都不要。”

旁边的丫鬟婆子发出几声低笑,叶楠夕静静看了萧蓉嫣一眼,正要开口,却不想就在这会,紫草忽然拿起旁边的石头,猛地朝自己的右手狠狠砸下!

惨叫声起,绿珠惊呼,叶楠夕愣住,周围的丫鬟婆子也都被吓得有些发懵。

紫草抓着自己的右手,抬起脸道:“三姑娘,我现在可以跟三奶奶回去了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晚照晴空的的平安符,今天是汤圆节,俺刚刚吃了一个圆滚滚的汤圆,然后滚回来继续苦逼滴码字……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