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029章 教训

贵妇

沐水游 著

完本免费

及此起,万水千山;及此灭,沧海桑田。在棺材里醒回来的那一刹,叶楠夕看了足已很大影响她以后所有选择的一幕。她从来没有没见过一个男人能将那么情痴的一句话,以如此无情地的方式说出来。因而,在正面临自己将重返夫家大宅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迟疑地选择了拒绝,却鱼死网破亦非她所愿…….已完结啦书《名门喜事》《荣华归》《良缘到》《美人凶悍》Q群:243917571进群的同学请说出来任一角色名^^思念太久,谁能与我共享孤独,唯你——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萧蓉嫣没想到紫草竟自己砸了自己的手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叶楠夕看着紫草那双坚毅狠绝的眼睛,脑海里忽的闪过自己曾经教她读书写字的画面,这是跟她最久的一位丫鬟,性格最对她的口味,也是最聪明的一个,无论学什么都很快。她那双手,不仅生得好看,亦巧得令人惊讶,无论是绣花缝衣,还是研墨写字,或是洗手做羹汤,无一不是令人赞不绝口。

可现在,那双手已差不多血肉模糊,哪还有半分往昔记忆中的纤柔细白。

这是她亲自调教出来的丫鬟,是最得她心的人,如今却被人欺压到如此境地!以前的记忆一波一波地袭来,从未有过的愤怒令她双手止不住的颤抖,片刻的愣神后,周围的丫鬟婆子慢慢露出幸灾乐祸的眼神。

叶楠夕弯下腰,扶起紫草,一句不说,就往外走去。

却她们才走两步,萧蓉嫣忽然回过神,就上前挡在她们面前:“等一下,你不能带她走。”

叶楠夕面无表情地看着萧蓉嫣:“三姑娘这是想出尔反尔。”

萧蓉嫣瞥了一眼紫草的右手,哼了一声,就道:“不过是砸了一下而已,她的手就废了吗?再说了,她如今是我祖母院里的丫鬟,你就是想带走,也得经过我祖母的同意了才行。”

叶楠夕感觉到紫草身上一直就在发抖,而且因跪得久的关系,紫草这会儿连站稳都很勉强,所以她一个人扶着难免有些吃力,于是便将紫草交给绿珠和徐妈妈,然后看向萧蓉嫣:“逼着丫鬟自残,这话要是传出去,不知外人会怎么看待三姑娘。”

萧蓉嫣愣了愣,随后瞪着叶楠夕道:“谁逼她了,是她自己发傻怪得了谁!再说一个贱丫鬟也胆敢冲撞我,尊卑有别,我就是罚了她谁敢说我的不是!”

她祖母是长公主,祖父是寿宁侯,父亲是世子爷,母亲是世家大族里的千金,她则是这府里名副其实的小公主,自小就只有别人顺着她宠着她的份,没有她向别人低头的事。可自叶楠夕进府后,她每每随母亲外出,总不时会听到长辈们对这位三婶的夸赞;回到府里,这位三婶也不像别的人那般哄着她顺着她,有时甚至还跟她过不去,就连身边的丫鬟都是一副讨人厌的模样!偏家里的好些兄长还觉得三婶好,呸,好什么好,不就是觉得那张脸生得好罢了。结果还白生了这张脸,三叔那么敬着她,她却做出那么不要脸的事,令家里上上下下都丢尽了脸,偏如今三叔还要接她回来,简直是恶心死人了!

叶楠夕不理她的话,只是平静地接着道:“三姑娘怕是记错了,紫草是我的陪嫁丫鬟,前段时间因我未在府里,所以夫人才代我管教她,如今我既已回来,自然就不敢再劳烦夫人了。今日我将她带走,夫人那里我自会去说,三姑娘就不需为此事费心了。至于三姑娘逼紫草自残的事,念紫草无礼在先,我就不与姑娘计较了,不过姑娘以后还是得将脾气收敛些才行。”

萧蓉嫣被这一番话气得发抖,抬手指着叶楠夕道:“好,好一个不与我计较,你果真是不要脸,连你自己都是我侯府的人,这个贱丫鬟今日你休想……”

却这话还未说完,叶楠夕就扬起手,啪地一下,一个耳光过去结结实实打断她的话,旁边的丫鬟婆子俱都傻了。

“三姑娘既知道尊卑有别,那么我这一巴掌,就是教你知道什么叫长幼有序。”叶楠夕叶楠夕收回手,冷着脸看着捂着脸,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萧蓉嫣沉声道,“我是你三婶,你对我是只有恭恭敬敬的份,断没有这般出口辱骂的道理。连你三叔对我都是礼敬有加,你一个晚辈却屡次对我出言不逊,难道你母亲平日里教你的礼仪规矩,就只是让你学着怎样仗势欺人,辱骂长辈的!”

这话说得极重,再怎么骄纵跋扈的闺中女子,都不愿背上仗势欺人,辱骂长辈这样的名。若这样的名声传出去,那不说将来说亲困难,就是已经定了亲的,以后进了婆家,也会授人话柄。

萧蓉嫣或许仗着自个的身份,不怎么在意这一点,但萧蓉嫣的教养嬷嬷却明白这事的轻重,越是家世显赫的人家,对姑娘的名声就越加看重。故回过神后,方嬷嬷心头即喊了一声坏了,就算紫草是自己砸了自己的手,但到底是在蓉姐儿的院子,又在蓉姐儿开了口后才做出的事。并且三姑娘的确是一开口就对三奶奶不敬,如今夫人对三奶奶明显是容忍之态,更听闻今日三爷还在半路将三奶奶给接走了。

这主仆两人,一个比一个狠,还配合得天衣无缝,简直是顺势就给三姑娘布了个局!

若三奶奶真有心往外说什么,那蓉姐儿的名声可就……想到这,方嬷嬷忙上前道:“三奶奶这话也说得太重了,蓉姐儿不过是个孩子,三奶奶何必跟个孩子计较,还下这么重的手,这要传出去,对三奶奶也不好。”

“你,你你竟敢打我,我我……”蓉姐儿气得要疯掉,已经说不出一句顺当的话,就朝两边喝道,“你们都是死的吗,还不快替我教训这个女人!”

旁边的丫鬟仆妇一时间都有些迟疑,有人想上前,却又不免有些缩手缩脚。欺负一个落魄的丫鬟,她们没什么顾忌,可叶楠夕到底是侯府里的正经主子。而且出了那等事,三爷都能答应将人好生接回来,还是大奶奶和西园的四奶奶亲自去接的,她们平日里悄悄嚼舌头没什么,但是绝不敢当面碰三奶奶一下的。

叶楠夕扫了一扫旁边迟疑不定的下人,冷哼:“怎么,我是代大嫂教训了一个不懂事的晚辈,你们一个个,也想有样学样,想代夫人管教这府里的奶奶了!还是这侯府新定了规矩,还未及笄的侄女可以教训自个的婶娘了?”

所有丫鬟婆子都讪讪的,既不敢对上叶楠夕的目光,也不敢接话。

“你们别听她废话,有我在谁也不敢怪到你们头上,嬷嬷,你先……”

“住口!”眼瞧着萧蓉嫣要失控,院外忽的就传来一声厉喝,叶楠夕心里一声冷笑,抬眼地往外看去,便见萧慕氏领着四五个丫鬟从外进来。

这点掐得倒是巧,花蕊夫人是舍得拿自个孙女当枪使,萧慕氏却还是要顾着闺女的名声,就是她自己也要担一个管教不善之名。逼丫鬟自残,辱骂长辈,甚至要对婶娘动手。今日萧蓉嫣只要动了她一根手指,这罪名就绝逃不掉,如今这明里暗里不知多少人看着,她就不信萧慕氏能一直装聋作哑。

“娘!”萧蓉嫣一瞧萧慕氏,顿时红了眼,声泪俱下:“娘,三婶欺我年少,竟打我耳光,娘你要替我讨回公道啊!”

“我正想让丫鬟去通知大嫂一声呢,不想这么巧大嫂就过来了。”叶楠夕不带什么情绪地扯了扯嘴角,“既然大嫂来了,蓉姐儿的事我就不多说了,紫草的手需紧着找大夫过来看看,免得让人落了口实。”

萧慕氏压住心头的怒气,露出一个温和的笑:“一个丫鬟而已,三弟妹随便使个人去我那说一声,我知道了自会让她回去,何须跟孩子动这么大的肝火,让人瞧着了多不像话。”

“我本也想着不过是个丫鬟的事,总归三姑娘该罚也罚了,照理气也该出了,我过来领回去也就完了,哪里还需惊动大嫂的地步。怎知三姑娘出气的方式与人不同,言行举止着实有欠妥当,为着姑娘好,我少不得就行了长辈之责,不过刚刚我确实是越俎代庖了,这里给大嫂陪个不是,还望大嫂别见怪。”叶楠夕说着就对萧慕氏欠了欠身,然后才又接着道,“三爷一会就要回来了,我就不在姑娘这多待了。”

“娘!”萧蓉嫣大叫,萧慕氏即对方嬷嬷道:“带姑娘回屋去!”

“姑娘,好姑娘,咱先回屋,听嬷嬷的话,这事就交给大奶奶……”

绿珠和徐妈妈扶着紫草往外走,旁边的丫鬟婆子都自觉地让开一两步,叶楠夕走到门口时,萧慕氏才又道:“三弟妹慢走,三弟妹是个明理的,想必也不会跟蓉姐儿一个孩子计较那许多。”

叶楠夕回头:“那是自然,小孩子嘛,难免会分不清谁才是真正对她好的人,幸好三姑娘能有大嫂这样心如明镜的母亲,想必终是会明白的。”

回了暗香院后,叶楠夕即让阿杏去找大夫,然后同绿珠一块帮紫草换了身干净的衣服,简单清理了手上的伤,徐妈妈则出去准备热水和炭火。让紫草在榻上躺下后,叶楠夕一边倾身给她垫上一个引枕,一边叹道:“你也真下得了手,这手万一真废了可怎么办。”

紫草微转头,在叶楠夕耳边低声道:“这不是姑娘教我的么,若真对自己狠得下心,就没有成不了的事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谢谢拖把婉儿的PK票,晚照晴空的平安符,仿膳的桃花扇,初落夕的双联红包,还有一位同学也投了PK票,只是后台没有记录名字,无法点名感谢,不好意思^^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