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032章 要求

贵妇

沐水游 著

完本免费

及此起,万水千山;及此灭,沧海桑田。在棺材里醒回来的那一刹,叶楠夕看了足已很大影响她以后所有选择的一幕。她从来没有没见过一个男人能将那么情痴的一句话,以如此无情地的方式说出来。因而,在正面临自己将重返夫家大宅的时候,她一点也不迟疑地选择了拒绝,却鱼死网破亦非她所愿…….已完结啦书《名门喜事》《荣华归》《良缘到》《美人凶悍》Q群:243917571进群的同学请说出来任一角色名^^思念太久,谁能与我共享孤独,唯你——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室内灯烛辉煌,倚在软榻上的妻子身着绮罗,笑意盈盈,像一朵在夜间悄然盛放的虞美人,暖橘色的火光为那双眸子添了一层艳色。被那样的一双眸子看着,萧玄有瞬间的失神,那句话亦是让他愣了一愣。

成亲三年,他甚少在她这里留宿,她似乎也早已习惯。他留,她不见有什么欢喜,他不留,她也未曾有过恼意,而一直以来,她也从不曾问过他这样的话。

似沉默的时间有些长了,烛芯爆了一下,萧玄回过神,就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。叶楠夕眸中笑意略减,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一皱,却正好这会绿珠和另外两丫鬟捧着盥洗之物进来。

萧玄也不用人服侍,自己擦了脸,脱了外衣后,就走到叶楠夕身边坐下,接过绿珠送上的茶盏,拨着茶盖轻轻喝了一口后,才看向叶楠夕:“后天就是院长的寿宴,贺礼我已经备好,明日让人送来你看看,若是觉得不够,你再看着添些东西。”

原来今日回来是跟她商量这事,叶楠夕微松口气的同时,稍感诧异,便问:“备的是什么?”

萧玄似有些累了,放下茶盏后就有些懒散地往后一靠,手搁在炕几上,手指轻轻抚着茶盖上的花纹,半阖着眼道:“是徐老先生的百美图,前几年院长曾想跟徐老买,徐老不肯割爱,上个月我让人去了几次,总算是买了回来。”

上个月,那不就是她正躺在叶家,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时候吗。

叶楠夕眉毛微挑,那种时候,他竟还有心情给岳父准备寿礼,难不成是已确定她准死不了?这是无心还是无情?给她喂下毒药的人,到底是不是他?花蕊夫人对她已是不怀好意,若是这枕边人也抱着杀心……叶楠夕沉默不语,外头起了风,烛台上的灯火微微晃了几晃,将他面上的表情照得忽明忽暗。

两人似乎极少这么坐着说家常,萧玄即便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些,却还是觉得很是不习惯,说完叶老爷的贺礼之事后,似乎再找不到什么可说的,于是沉默地陪她坐了片刻,萧玄便起身道:“歇息吧。”

他说着就走到床边,却发现叶楠夕没有如以前一般跟来,便转头不解地看了一眼。

叶楠夕依旧坐在那榻上,倚着引枕,漫不经心地对上他的目光。是示意她过去么,难不成这几年,他每次留宿,就只是像办例行公事一般,跟她睡上一晚,然后第二日拍拍屁股走人?

想到这,她不禁皱了皱眉,关于他的一切,她丝毫印象也没有,她不知道这个男人之前到底是怎么对她的,两人平日里又都是怎么个相处法。

迟疑一会,叶楠夕便笑了笑,坦然道:“如今,我习惯夜里一个人。”

萧玄没想到她会赶他,不由一怔,她看得出他眼里的情绪,但并不惧,并且还接着道:“下午的时候听花蕊夫人说了百善会,我才想我已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参与帮忙了,听闻你去年曾为此善事出过大力,不若从今以也让我出去帮忙,多少也算尽一份心。”

萧玄走到屏风后面,很自然地取下自己的外衣,一边穿上,一边道:“你若觉得在府里无聊,平日里便随母亲一块出去走走。”

叶楠夕似笑非笑地看着他:“倒不敢劳烦夫人,我只是先跟你说一声,到时若是长辈们问起了,你能帮我说句话,别让长辈们拿府里的规矩来约束我,不许我出门便行。”

近十年间,俞川这差不多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募捐会,后来就称为百善会。开始时,是些勋贵人家的夫人太太发起的,每月的十五那日,都会有人将些价值不等的东西拿出来,算是义卖。筹到的钱一部分捐给边疆沙场征战的将士,一部分则备着用以灾年时施救穷苦百姓。此举得到官府极大的褒赞,因此只要是以百善会的名义做事,官府都尽量给予方便。听闻如今京城那也顺势发起这样的百善会,随着规模越来越大,好些皇亲贵胄也都参与进来。

萧玄眉头微皱,面上露出几分不赞同的神色:“若只是想出去走走倒是无碍,但关于百善会的事情,你尽量少参与。”

叶楠夕笑了笑,就站起身,走到他身边,抬手帮他整了整衣领:“我就是想多多参与也没那许多本事,既然这百善会已成了世家大族的社交圈,我总不能一直被排除在外。”

不想她会过来服侍他穿衣,纤柔的手很是亲密的轻轻碰着他的身体,令他微有些愣神。刚刚明明已是拒绝他了,这会儿却又走过来,一阵儿冷一阵儿热的,令他越发看不明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。

以前,她从不曾这般,只见灯烛下,她笑意盈盈的样子煞是好看,他眸光微暗。却这会叶楠夕就放开手,看着他道:“夜里凉,你歇息的时候多注意着些,安排个小厮守着,也方便你半夜醒来喝水。白日里你得闲时,就来这坐坐,与我说说话。”

他回了侯府,若不宿在她这,就会宿在前面的书房里。这是绿珠之前在叶家时,就对她说过的。

萧玄皱眉,看了她许久,才道:“你是希望与我做一对表面恩爱夫妻?”

见那双深静如湖水般的眼睛里终于露出几分薄怒,叶楠夕眼中的笑意却愈加深了:“夫君,你我可曾两情相悦过?”

萧玄微怔,不语。

叶楠夕接着道:“父亲说过,你会护我周全,你亦说过,我只能是萧家的人,所以,我如今这要求不算过分是不是。”

萧玄面色微沉,叶楠夕却依旧面带浅笑地看着他。

两人就这么对看了许久,直到烛台上的蜡油又结出一朵花,温热轻缓的呼吸暧昧了满室,萧玄才一言不发地转身,甩开帘子往外去了。

生气了?叶楠夕站在那张缂丝屏风旁,看着被他甩得晃动个不停的帘子,一个男人,被自己的妻子这般拒绝,会生气倒是应当。只是,刚刚总觉得他生气不仅是因为她对他提出这样的要求,是她多心了么?

摇了摇头,便唤绿珠进来,只是她才将钗环卸了,就听到有人在外嘭嘭嘭地敲院门。叶楠夕诧异,这么晚了会是谁?并且明知萧玄今晚就在院里,竟还有人这么大胆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