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八章 细思极恐

独心孤月行

周简汉墨 著

连载免费

独孤月宁睁开眼睛双眼,是寻常的房顶印入眼帘,而已有些吃惊这地狱,竟也没她幻想的可怕景象。 她也不是了死了吗? 可她又在哪里? 诸景唤忆,往日重合,镜里人模样已是三十时。只可惜欣慰之余危机四伏,侥幸逃出又入猎域见血染浮沉,原来是独心亦是道。 望红月,忆前尘,往世坡前观百态碎心魂!月刃现彼岸开血染岁月。一夕身死归尘土,魂飞神界位仙班,再看世间俗世时,竟也但是如此......她不是已经死了吗?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回到营地后,独孤月宁被安排在了女修区,不过住所是一个破旧的帐篷里,或许是因为帐篷里法阵的缘故,里面不仅干爽而且温暖,有一张床,床上有两张不知是什么兽类的毛皮,只不过上面都是陈旧的血迹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。

就在她准备休息的时候,一名年轻的士兵,将一块巴掌大小肉干和一小杯水递给她:“吃吧!”

“不是要两条兽髓吗?”

独孤月宁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士兵直接将东西塞到她手上,面无表情的讲着:“今天是你来这里的第一天,就当是见面礼吧!”

“谢谢你!”

独孤月宁紧紧握着这一小杯水,士兵转身离去,她将水递到嘴边微微抿湿双唇,着实不舍得一口喝下,又撕下一块肉干放进嘴里,诡异的味道顿时直冲她的脑门。幸亏她之前喝饱了血水,才没被这又酸又腥的肉干整晕,估摸着这应该就是那魇兽的肉吧!

外面黑夜降临“血花”飘舞,她躺在床上观察着外面整理“收获”的女修们,竟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心,然后拿出那张地图,岂料届时地图上的图貌赫然已成了猎域。

她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从哪里得到这张地图的,不过地图上又标记了一个新的地点,上面还有几行她母亲的字迹,指引她去往这个被标记的地方。

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前往,探出头看向外面的天空,果然出现了一轮血红色的月亮。她拿出那块弯月形状的石头将其放在怀中,然后离开了帐篷。

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回到帐篷,偶尔碰到几名巡逻的守军,不过他们似乎对她的来去无任何兴趣,她此刻就像一个透明人,这里没有任何人在意她的死活,因为她在这些人的眼里本就和死人无异。

她走了大约一个多时辰左右终于来到营地的出口,这里驻守了不少的守军,也同样没有一个人问她将要去往何方,就在她踏出法阵的一瞬间,立即被淹没在一片血雾之中。

不过这次她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,怀里那块弯月形的石头仿佛形成了一个保护罩,紧紧地将她包裹在其中。紧接着狂风骤起,她迎风而行,按照地图上的指引前进,虽然这些风接触不到她的身体,但每往前行走一步依旧十分艰难。

对于猎域虽然她是第一次踏足这里,却无比熟悉,而这些都是从裴玉的口中得知的,那是她被柳竹在废弃的宫殿里打晕后,又过了两个月,裴玉来看望她,给她讲起了猎域的事。

她还记得,她当时问道:“玉哥哥,既然这里有大阵能阻挡这些魇,为何还要驻军呢?”

裴玉回道:“哪有你想象的这么简单,猎域的大阵无法人为控制。它产于上古年间遍布整个猎域,会根据这片地区魇的数量,以及驻守在这里的军队的战斗力,而增加或减少开启的次数。确实能阻挡这些魇,但是一旦魇超过了一定的数量,就会突然出现在大陆的各个地方,那个地方也被统称为狩猎场!这些狩猎场一旦形成永远无法摧毁。而如今大陆已经有三十五个狩猎场,并且以每十年一个的速度增加,如果猎域没有驻军的话,不出三年整个大陆都会沦为猎域。月宁你需知道,猎域这里寸草不生,除了魇其他的生灵根本无法生存!”

也就在这时,她终于明白了为何那些高修为的人会如此有恃无恐,为何宗门的威望甚至盖过了皇族。才知道了她是多么的不知死活,不过这一切都是柳氏姐妹精心设计,只为了令她出丑。

景泉行宫里的人几乎都是柳氏姐妹的眼线,从她十岁起,不仅将裴玉的画像送到她的房中,在课堂上学的也是些风雅怡情之类的书籍,可这个世道哪怕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要不懂修行,就是废物与文盲无异!

剩下唯一有用的只有厨艺,所以哪怕她最后费了所有的算计努力,来到了梦寐以求的“两阁楼”,结果也只是做了一名厨娘。现在想起来真是悲哀,可那时她真的很开心,还妄想着以厨艺进“天书院”。虽然最后成了一场梦,但如今想来她即便进了“天书院”又如何,还不是一个厨娘!

直到她被逼跳下悬崖的前一天,才从叶红雨的口中知道了一切的真相。原来之所以要将裴玉的画像挂在她的房中;之所以每日为她讲解裴玉的故事;之所以把行宫里的侍卫、内侍全部调走;之所以将她困在行宫十年不见异性,只为令她爱上裴玉。而她果不其然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裴玉,最后柳竹拿出杀手锏,把自己的爱徒谭妍儿安插在裴玉的身边。

谭妍儿也没辜负柳竹的期望处处令她难堪,又设计将她的所有缺点暴露在裴玉面前,并一点一点显露自己在修行方面的天赋,最后令裴玉完全痴迷。结局谭妍儿与裴玉成婚,而她则在小月的教唆下跑去大闹婚礼,最后连裴玉的面儿都没见到,就被剑阁的长老打成重伤并赶出了“绿水山庄”,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!

忽然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当年她母亲在前往帝都的途中,偶然救下了这对姐妹,会不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局?如今她细想,当年她外公不仅位极人臣,还是一名修为极高并手握十万铁骑的将军,而她的母亲虽为公主,却和她一样是个无法修行的普通人,不就意味着背景强大且方便控制!

当年她外公收柳氏姐妹为徒,并将这两姐妹带到东域的猎域历练,并扶持这对姐妹成为镇守一方的将军,其中定少不了她母亲的推动,以及柳氏姐妹的暗箱操作。小月不就是这两姐妹安插在她身边的眼线,而她的一些遭遇与她母亲的一些经历,对比之下是何其的相似。

她此刻都能想象得出,这两姐妹是如何将她母亲当成踏脚石,然后一步一步完成这些计划。而她和自己的母亲,不过都是这两姐妹上位的棋子罢了!这心机这谋略确实不是她能比拟的,甚至她母亲的死或许都与这两姐妹有关。

忽然风停雾散,她一回神已在群山之间,这里的月亮虽然依旧是红色的,但却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,就像落日的阳光;这里的大地绿意盎然百花争艳,处处充满生命的力量;这里的时间似乎感知不到流逝,仿佛一切都是静止的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