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第十五章 杀敌

独心孤月行

周简汉墨 著

连载免费

独孤月宁睁开眼睛双眼,是寻常的房顶印入眼帘,而已有些吃惊这地狱,竟也没她幻想的可怕景象。 她也不是了死了吗? 可她又在哪里? 诸景唤忆,往日重合,镜里人模样已是三十时。只可惜欣慰之余危机四伏,侥幸逃出又入猎域见血染浮沉,原来是独心亦是道。 望红月,忆前尘,往世坡前观百态碎心魂!月刃现彼岸开血染岁月。一夕身死归尘土,魂飞神界位仙班,再看世间俗世时,竟也但是如此......她不是已经死了吗?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洞中独孤月宁凑到妙雪跟前,问道:“师傅,考核是什么?”

妙雪回道:“三日之内杀四百头魇兽,一个魇算一百头魇兽。如果你现在出发,至少多了三个时辰。”

独孤月宁听后心虽早已无畏,但还是多了一丝恐慌,甚至有点挥之不去。出了山洞她从怀里拿出那枚“金珠”,催动灵识瞬间来到境界外,再看猎域不仅之前的恐惧彻底消失,发现竟也不过如此。

突然一声鸣叫震耳欲聋,身影遮天蔽日。她一跃飞到天空,挥剑直接将一只十几米长的猎鹰劈成两半。再次落地,当双脚接触血水的一瞬间,这里的气味也好,感觉也好,她越发的喜欢,就仿佛她身体中的一部分,她终有一天也活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。

岂料这时羽针如雨下,她立即布阵防御,可她低估了这羽针的力量,直接被击落掉向血地,砸出一个巨大的血坑。地沉血现,一瞬间就被血水覆盖成了血池,她只能从血水中探出头,不停的喘息。

此刻半空中一只二十米左右的巨鸟正盯着她。此鸟全身黝黑,但双翅上却缠绕着两条水柱,就连头上的冠羽和尾翎都是由一排水羽构成,论外形是她见过最美的魇兽,可唯独那双眼睛却充满了血光。

瞬息之间缠绕在魇兽双翅上水柱,再次“生”出水针,她赶紧飞出血坑,不料窜出一头“野猪”,她立即躲闪,刚躲过危机,那漫天的雨针已经距离她不到十米。

血脉燃烧璃凰入九霄,瞬间冲破雨针的封锁,随后落身化成铠甲,她一身红衣金甲宛如战神降临,一剑便斩下“玄羽雨雕”的头颅,岂料顷刻间地动山摇乌云密布。

乌云是一群“红羽猎雀”,不下千计!引发地动的则是一群“双头黑炎猎鼠”,数量同样绵延数里。她还记得“前世”闲暇时曾看过一本介绍魇兽的书,这双头黑炎猎鼠和红羽猎雀虽形态较小战斗差,但却是最可怕的魇兽之一,是魇兽为数不多的群攻种族,每过一处便是“森森白骨”。

据记载这两种魇兽,曾一举噬杀三名平天境修行者,因此每次出动,又被称为“兽潮”。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逃无可逃,只能躲进境界,但她已经逃太久了,乏了!

金翅展开光临天地,一些弱小的魇兽就像隐匿在黑暗中的鬼魅初见阳光般,一只只形神俱灭留下“兽元”!这时她才想起为何天璃异凰被称为最强战斗血脉,因为制约!就像老鼠和猫一样,天生克制不死不休!

剑出窍如回旋镖一样攻进红羽猎雀群,被杀死的魇兽如雨般往下落,砸向地面的双头黑炎猎鼠,剑来回之间,她脑海中又浮现一道传承于血脉的功法,顿时双手合一双翅随手摆动,光化万道羽针,她催动意念针立即漫天飞舞,仅剩的红羽猎雀也跟着纷纷掉落。

见有效她赶紧再化万道羽针,一招便将地面的双头黑炎猎鼠灭了九成,不少直接变成了兽元,就在她欣喜之际,突然一道水柱袭来,她转身躲开。

一名女子瞬间出现在她面前,这女子一身红衣,发尖乃是一团黑炎,耳朵尖锐瞳孔血红长相十分妖艳。

女子挥手便是一剑,她连忙用剑抵挡,可惜力量不及直接被击落在地,那女子顿时大笑:“天璃异凰也不过如此,趁你弱今天要你的命!”

独孤月宁见红衣女子向她冲来,由于连续两次被撞击倒地,此刻胸口隐隐作痛,不过又如何?她飞出血坑,收回剑,右手聚灵影刃现,直接击穿女子的身体。

就在她准备取其性命时,一道黑影闪过,救走了女子,这是一名与女子装束相仿,同样妖艳的男子。

“找死!”

男子一挥手瞬间天地昏暗,她只能借助铠甲上自带的金光,勉强看清脚下的路,如眼全是一片黑色。

“境界”两个字瞬间涌入她的心头,能使用境界至少半神境,显然这人不是她可以对抗的,猜想着这人之所以现在没有攻击她,应该是为那名女子疗伤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男人声音响起,她试图感知对方的方位,可最终搜寻无果,于是笑道:“问别人名字之前,首先应该报上自己的名字!”

“区区人类根本不配知道本王的姓名,不过你能伤我妹妹也算是个对手,告诉你也无妨,本王名叫横吾!”

声音铿锵有力不缓不慢,她瞬间便锁定了方位,缓缓往前行并边走便说:“我叫古心,不知阁下是魇族的哪位王?”

突然一团绿色的东西从她的身旁一闪而过,她赶紧燃烧血脉,顿时光芒万丈,她才看清那东西,竟是附着在荆棘林中的“食人花”。绿藤红花,下是尖刺上是血盆大口,每一片花瓣上都布满倒刺,但又比书本中记载的食人花大了十倍不止,完全就是一只只能吞噬万物的的藤怪。

这些藤怪遇光化烟,但又遇暗重生,在光所不能到达之处,此刻数以万计的花朵正在徘徊。光离地一尺,藤便近一尺,她只能不断的燃烧血脉,可最多也就能支撑一时。

她感叹这确实是个好计谋,无需出手坐等她死便可,不过也证明那女子确实伤得不轻,否者就凭能制造如此境界的实力,顷刻间便能要了她的命。

不过对于死过一次的她而言,死亡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等死!她双手汇剑同时出动影刃,这些藤怪似乎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强。群藤俯攻,她转身一剑斩掉数百朵花,双翼振翅飞向空中,又直落而下一剑入地毁十里树藤,可在境界里,只要境界之主未死,境界便是绵绵无休止。

藤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活,她既已重获信心,当然趁胜追击。她再次振翅入空,双手结印剑化万道,瞬间攻向大地,如流星降落,大地顷刻便只剩下灰烬。

也就在这时他成功锁定了境界之主的位置,只是令她没有想到,幻化这境界的竟是那名女子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