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20、致命

星际之娇妻难养

苓神 著

连载免费

辛暖从民国有意走入了因为未来的世界,跨过时间和空间,这里了迈入了星际时代。也没食物、戏曲、名著、文献...... 文化的差异让她在这里步履维艰,为了生存下来不得已走上了直播街头卖艺的路,而已赚个打赏钱就有意全面复苏了断层的古历史文明。引得一堆各界大佬。 辛暖:? 也有一个人,他闯入她的心里,被打破了她全部的防备和高傲,让她找到了了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,和真正的不喜欢的一切。 “不行啊,在我们那,结婚了要经过双方家长的征得。“ ”......我产生怀疑你在变相表示拒绝我。“ ”名不顺利地不顺利,你我一起和逃婚有什么差别?让我们以后的孩这一天是银历3021年6月16日,她第一天入学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见状,冷蓝感觉不对,跑过来:“我不是让你别找了吗!你到底怎么了?”

“你找你的,我找我的,我碍着你什么了!”辛暖伸手将雪扒开,“嘶!”尖锐感让她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都没看清,手就被冷蓝给抢了过去。

半米多厚的雪里面竟然是冰锥,不规则排列成了墙。见底就要见血。红色将周围的雪都染红,一滴一滴的落到雪地里开出了花。

“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!”他的声音瞬间沉了下来。

“又不会真的受伤!”

“所以我直接把你两只手都砍下来阻止也没关系吗?”

两人同时噤声,冷蓝最先开口:“你就不能听话一点吗。”

“你老实呆在那行不行?咱们再这样下去都要被冻死在这里。”

“好。”

辛暖也懒得和他争,蹲在地上缩成了一个团。她看着自己的伤口,这么低的温度都冻住了。

【啊,管他真的假的,这对被我锁死了,假的也好,这样以后男主就有可能露脸了。】

【突然想分手了,什么神仙爱情,我找了个什么玩意?】

【我还以为是病娇呢,又狼又奶又凶,绝世男友。】

【主播就蹲那了吗?没得看了真无聊。】

【你没看到主播受伤男朋友心疼了吗?一看你就没有女朋友。】

【唉、永远都在羡慕别人的男朋友,永远只能羡慕别人的男朋友。】

【男的露脸就完美了。】

【你不怕露脸吓死你?】

冷蓝走过来,在辛暖蹲着的地方旁边把雪扒开,拉上来一个被冻上一层冰的红色木门。

辛暖挪开......

【门TM的在地上!老子上次和朋友活活被冰锥子戳死都没找到!】

【下一关是不是还可能在天上?】

【这都能找得到?买攻略了吧!】

【第二关能通过的人极少,所以我今天是要见到传说中的地下第三层了吗?】

【以后第二关就难不到我了,顿时觉得自己又行了。】

冷蓝无意间看到不断冒出来的评论,冷笑:“墙既然是冰锥做的,怎么可能有门,天上是虚拟投影,地面只能是木板。入口处附近有出口的概率不大,就没剩下多少地方了。”

......

门下是一个绳梯,大块的雪团掉下去打湿了地面很快融化,两人顺利的来到地下三层。

这是一个隧道,墙上的宝石亮着各色的光,只能照亮一小段的距离,再往前就看不见了。冷蓝握住她受伤的那只手,牵着她:“每一关刚开始的时候都没什么难度,不用紧张。”

“哦。”

两人又没了声音。

紫光的宝石,青色,白色,红色,蓝色等。镶嵌在两边的石头缝里,有的长在底下,给他们提供了光和视野。

“这一关就这么走就行了吗?”

“我们刚进来的时候,不小心掉进来的雪融化的很快,墙也是持续升温的,这一关致死的应该是岩浆。”

辛暖庆幸还好是在墙里面。要是被岩浆给浇了,她宁可冻死在第二关。冷蓝下一句话直接丢下:“岩浆大概二十分钟就会从墙里溢出来。”

“那我们跑?”

冷蓝关怀智障一样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这里是迷宫。”

“什么迷宫?我们没有走回头路啊,分叉口也就遇到几个而已。”辛暖仰着脸,言外之意,你别想吓我!

“宝石的颜色和我们走过的某段路一模一样。红、蓝、紫、紫、青、红、绿。这段路我们已经重复了三遍。”

辛暖狐疑的的问:“你是怎么发现的?”

她根本没注意这些宝石的颜色。

话音落下就被冷蓝敲了头。“明知道是危险的地方还这么容易放松警惕,非要等着危险来找你告诉你我来了吗?笨。”

【人和人之间果然是有差距的。】

【这么多颜色和宝石不是得记到吐?还只有二十分钟!】

【我刚刚说觉得自己又行了,我认错,还不如让我卡在第二关呢,越往后越烧脑了,说实话,我要是在这里面打转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】

【我以为那个就是当灯用的......】

【啊啊啊,为什么我那么笨,这都想不到啊!】

【智商焦虑中......】

辛暖咽下了口水,心想自己以后还是少和冷蓝斗智。“你记左边的宝石,我记右边的。”

“你别记了。”

他一副不要再添乱的语气说道:“你那智商记错了我们都得重来,老老实实的跟在我身后就行了。”

“可是这么多,又这么乱,你一个人记得过来吗?”

“谁说我要记宝石了。”

话落,冷蓝随意的抬起脚,微微碾碎地上紫色的那块宝石,光骤然黯淡了下去,他笑着说:“这石头很脆,没光的地方就是走过了,赶紧出去吧。”

他是真的想出去,总觉得今天什么都不顺利,辛暖莫名其妙的态度让他烦躁,尤其是知道她可能讨厌自己之后。

眼前的光线突然没了,辛暖小跑着追上:“那我们不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吗?”

“你一直往前走的,你管后面黑不黑!”

两人来到岔路口的时候,果然看见一条黑暗的甬道,明明才走了这么短的距离,后面的空间跑到前面去了。

辛暖在感慨未来空间技术,和冷蓝轻松的抵达了终点。

他推开绿色的木门,这个门更小了,两人弯腰才能钻进去。

【好可怕啊,这是底下多少米了,有被活埋的感觉。】

【她们不会就要这样一路全通关吧。】

【有男朋友真好,一路躺赢,听说全部通过能拿到奖励,我已经在认真做功课了。】

【不是司机吗?】

【这地方不按常理出牌,我刚刚还在想多找几个朋友一起记宝石颜色就行了,好家伙一脚踢碎了一块,给我整蒙了。主播男朋友智商多少测过没?】

【我比你聪明,我刚刚想的是偷偷藏一支笔带进去,画着走着就不会被这扭曲了空间的迷宫给骗了。】

【那是违反规定的,进去不让带东西。】

【我最笨?我以为只有过目不忘的天才才过得去......】

【我都放弃了又轻松过关了?我又行了,第三关也太简单了吧。】

看到这一条,辛暖忍不住笑:“为什么有的人莫名其妙的特别自信?”

没想到冷蓝非但没有认同,还用奇怪的看了她一会说:“你自己就是这样的人,就别说别人了。”

真好意思。

辛暖......

忽然的,门从后面被关上,像是打开了某种可怕的开关,古怪的味道突然刺进鼻子里,呛得辛暖弯腰猛咳嗽。

冷蓝抬手捂住她的口鼻,见没有效果,索性脱下自己的衬衣蒙在她脸上。

“缓一下,慢点呼吸。”

“咳咳、什么味道那么刺!”

“高浓度硫酸。”

辛暖被呛出了眼泪。

地上除了坑坑洼洼的硫酸,还有好多棕色的木块,刻着字母和数字。墙上不断的有硫酸慢慢的流淌下来,看的人浑身发毛。

“那些都是什么啊?”

冷蓝观察了一会:“化学公式,我去解题,你在外面小心别被硫酸滴到了。”

“......好。那个!“这怎么小心?她又不是上下左右都长着眼睛,辛暖委婉的说:“你尽量......快一点。”

冷蓝停顿了一会,低下身体,轻盈的跳到了一个方块上面。蹲下来查看公式,只要将正确的答案排到末尾,方块就会随机往一个方向拉长,人可以在上面走。

做错了,方块就会消失,把人跌进硫酸里。

这些方块很多,方向随机。

“这真的是娱乐吗?”

上面的硫酸源源不断的渗出来,像下雨一样‘嘀嗒、嘀嗒’的落在地上。辛暖脸色十分难看!

没有走远的冷蓝牵动嘴角:“傅路平写过一本叫《致命》的小说,讲述主人公一生碌碌无为,他向所有的人讽刺世道的不公。结果被神听到,神决定给她一个机会,对他进行了一场七天七夜的公开考验。”

“过程中,人们看见了他之所以碌碌无为的原因。主人公死了七次,一关都没有通过,回到了以前的日子。”

辛暖来了兴趣。“是什么考验?”

“这个恐怖屋的主题就是《致命》,通过残忍的方式让人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在逆境中致命的缺陷。第一关主人公死于自己的胆小,第二关死于固有思维,第三关死于毫无意义的努力。”

辛暖问:“那这一关呢?”

“他好不容易解开了几道自己会的,却没有拼成一条通往对面的路。”

这下辛暖明白过来。他死于运气差,还有学习不好!

人生就像这些方格,找到答案之前谁也不知道它通往那里。一条路直接抵岸的会有,这是很偶然的概率。但如果是足够优秀的人,他们不会被难题绊住,这一条路错了换条便是。

直到成功。

冷蓝的衣服在辛暖手里,浑身只穿一条裤子,半蹲在方格上,露着精壮的上半身。

他的肌肉匀称,并不像穿着衣服时所看见的纤瘦。表情认真,读题时的一抹深沉令辛暖心脏跳的很快。

这个人,一旦正经起来怎么那么好看呢。

他......太欲了!

除此之外辛暖想不出别的形容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