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22、磨人

星际之娇妻难养

苓神 著

连载免费

辛暖从民国有意走入了因为未来的世界,跨过时间和空间,这里了迈入了星际时代。也没食物、戏曲、名著、文献...... 文化的差异让她在这里步履维艰,为了生存下来不得已走上了直播街头卖艺的路,而已赚个打赏钱就有意全面复苏了断层的古历史文明。引得一堆各界大佬。 辛暖:? 也有一个人,他闯入她的心里,被打破了她全部的防备和高傲,让她找到了了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,和真正的不喜欢的一切。 “不行啊,在我们那,结婚了要经过双方家长的征得。“ ”......我产生怀疑你在变相表示拒绝我。“ ”名不顺利地不顺利,你我一起和逃婚有什么差别?让我们以后的孩这一天是银历3021年6月16日,她第一天入学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“我不喜欢,我们快走、啊......我的腿好像没有力气了。”

她跌倒在地上怎么努力都站不起来,委屈的要哭了。

冷蓝:”辛暖我警告你,恶意卖萌是犯规的。“

辛暖没有回答。

公共长椅上,她托着腮,眨着眼发呆。冷蓝眉间有几分凝重,似乎也意识到了奇怪。

“还没回神呢?”

辛暖呆呆的看向冷蓝,他再和自己说话吗?这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是怎么回事?

一点点凑近他的脸,辛暖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一丝紧张。

”你......“

在冷蓝不知道如何反应的时候,辛暖湿漉漉的眼睛直直的看着他,嘴巴一张一合。“爸爸~”

冷蓝:”......“

气氛似乎僵硬了许久,连风都停了。

冷蓝盯着她头发上的叶子,手举了半天都没有后续。他的喉结上下滚动,总是很冷静的脸色第一回有了几分无措。

“我带你去医院。”

他低头看着辛暖:“你刚刚、叫我什么?”

辛暖抓住他的手。“爸爸,我会好好学习的,我很乖,不添乱了别骂妈妈好不好。”

在车上,辛暖睡着了,她很疲惫,伸手锤自己的头,难受的五官都拧在一起,想要落泪。

检查仪是一个透明的‘蛋’。

辛暖被人装在了里面,蓝色的光从上直下亮起一圈又一圈的水波纹。

女医生站起来,快速将检查仪屏幕上一个片段截取给冷蓝:“和我想的一样,她的大脑受到了创伤,最近有没有被什么事情刺激到?”

“玩了一场全息的娱乐项目。”

“照理说她这么大的孩子进入全息状态是没问题的。”医生坐回到椅子上。

“现在的人基因进化非常优秀,不该有这种情况。但我检查了三遍,她的精神强度的确很低,平衡值比正常人下降了三十三百分点,精神承受能力相当于一个十岁的幼儿,这应该是天生的缺陷。”

医生惋惜的摇摇头,这么漂亮的小姑娘,可惜有缺陷。手指快速的在虚拟屏幕上敲着。

“由此看来,所有全息类项目都会给她的大脑和精神造成很大的负担,从而出现这种麻痹混乱的现象,以后还是别让她碰这类东西了。大脑受创要恢复是很困难的,好在只是轻微,我给你开个卡,每天来医疗仓泡半小时,一周就能恢复了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冷蓝看向被困在里面,像小奶猫一样不停对他呼救的辛暖,觉得好笑。嘴张得再大,表情再可怜......

隔着检测仪他也听不见啊。

“可是如果不治疗,自行恢复是很慢的,甚至有可能一直缓不过来。”医生着急的解释。“尤其是她这种情况,我建议......”

“我自己买个医疗仓。”

医生:“......”

小丑竟然是自己。

辛暖看到唯一亲近的人走过来,把手搭在检测仪上,说了几句话就出去了。他不要我了吗?几乎是在他迈出门的一瞬间,她伤心的哭了起来。

医生无奈又好笑的走过去:“他一会就回来了,别哭啊,去给你交钱了。三分钟,我保证三分钟就回来了好不好。有你这个小磨人精,他还舍不得不要你呢。”

这女生长得也太漂亮了,又软又无辜。

哭起来心上像是有猫在抓挠似的,太过磨人,她一个女的都心疼的不得了,完全没有招架之力。

抱一抱不过分吧?

医生的眼睛转了转,小心搂住辛暖的背把她圈起来。这感觉好软好萌......突然好想生一个女儿啊。

辛暖不知道医生为什么要这么做,睁着盈满水雾的眼睛盯着她。

直到冷蓝回来,医生才尴尬的收回手。

辛暖脸上一喜,伸出要抱抱的手势。冷蓝把她从里面抱出来,两人离开医院。

“哭过了?”在车上,冷蓝戳着辛暖的额头,将手指停留在上面。

“遭报应了呀,记得自己平时多气人吗?嗯?一言不合就甩脸色的是谁啊,动不动就生气,人家闹脾气回家,你回的是沙漠,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。看什么?我说的就是你,不敢凶了吧。认清楚谁是你金主爸爸,你说你嚣张什么啊,以后再这样,我说不要你就不要你了。”

“爸爸,饿......”辛暖也知道自己是被嫌弃了,难过的眨着眼睛试图撒娇。

冷蓝拿出营养剂喂到她口中。

“刚刚说的听清楚了吗?你......”

他的话音停顿,看到辛暖难受的捂着头不断的甩,他伸手拦下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我难受。”

她的五官都在用力。

“我怎么什么都感觉不到了,我害怕......”本能的说着,握成拳头要打自己的头,想要感受一下疼痛。

却被冷蓝桎梏在椅子上阻止了自虐的行为。

当大脑以为自己死了,会失去了清醒,它无法辨认自己是真的活着,正处于混乱的状态,无法控制自主思考,统称麻痹。

感知不到大脑思考和指令的时候,心脏也会感到恐慌,也开始确认主体是否活着。这个时候的人很难有自我控制行为。

这只是轻微创伤,严重的话,会直接导致二次死亡。

“辛暖,你还活着,你坚强一点。”他的唇贴在她的耳垂,一字一句的呵着气。”我在呢。“

辛暖只觉得头皮一阵酥麻,下意识的看着他。眼里空洞无波,像是没了魂魄。

“爸爸......”她呆呆的看着冷蓝。眼睛恢复了一丝焦距:”我好难过......“

等你走了,我不能想象在这里要如何生活下去。

冷蓝拧眉:“你在说什么、你......睡着了?”

不知道过去多久,辛暖感觉自己被放入了水中,水微微凉,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很舒服。她像鱼一样可以在里面呼吸,似水,似雾,将她笼罩在里面,好温柔。

有一个声音,不断的在耳边回响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
“天楹园坍塌没那么简单,失踪的那几个别找了,应该是被绑架了。”

“我说了有点事过不去,我怎么就出来玩了?有这个时间你们去调查一下坍塌......”

“爷爷,我和陆月珠只是朋友,定什么婚我们都七年没见了。”

“给你介绍你妈,滚。”

“你们是管环境建筑的,既然不是意外你就去白羊宫报案啊,跟你们处女宫没关系了。你跟我报告有什么用?”

这个人好吵,他能不能走远一点,让她安安静静的在这里眯一会?

“没空,喜欢我的女人还不好找吗,怎么可能吊死。还是操心你自己吧,严谨,你追个女人三年了,追的她要和别人订婚来躲你,出去千万别说认识我。”

辛暖实在是受不了,睁开眼使劲拍打着前面的银白色的墙壁。

声音停止了。

冷蓝回头看了一眼,眼底有几分满意,不错,活泼了。他挂掉通话,打开医疗仓把他的猛兽给放了出来。

水雾散去,辛暖落在了医疗仓底部。这是一个横向的圆筒形状,银白色的门开启后,辛暖手脚并用的爬了出去。

“冷蓝!你上辈子是个哑巴吗?”

“我看你上辈子还是困死的呢,都在里面睡了两天了。”

“......我怎么了?”辛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冰丝睡裙,回忆起的都是断断续续的画面。

“没怎么。”

他的脸红了?辛暖感到莫名其妙的。

“你从恐怖屋出来后昏迷了,我带你检查了一下,说你的体质玩不了全息类游戏。”

“那终端为什么还能用呢?”

“小苑也是个智能,有自己的精神力......”冷蓝无语,伸出一个手指:”这是几。“

”1。“

”1+9等于几?“

”10。“

”我是谁?“

”傻子。“

”......“

能问出这种问题的也不是什么聪明人。

辛暖打开终端。

这样主题的恐怖屋很火,在于能够通过七关全部考验的人,是相当于通过了神的考验。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,很多人都会来进行挑战。

她笑:“这么看的话,第一关我是自己过去的,也就是说,我是一个勇敢的人。”

冷蓝......

”是是是,你是’凭本事‘过去的。“

和他对视,辛暖的心跳漏了一拍,连忙转移话题:“我请了四天假,睡了两天,假期是没有了吗?”

冷蓝停顿了一下,然后点头:“没了,你醒的真巧。”

......

辛暖垂头丧气的去换衣服,路过落地窗前,我那个外面渗进来些许凉意,似乎要下雨了。

想到自己的假期,辛暖抿唇:“这天气和我的心情一样糟糕。”

“晴天的时候也没见你脾气多好。”

辛暖回过头:“你!”

‘扣扣’

敲门声响起,推开门,一个端着金色托盘的女仆走了进来,她五官端正,化着淡妆。

辛暖第一眼就落在她的胸口。

“客人,您订购的营养剂。”

女仆弯下腰将营养剂摆放到桌子上,这一动作,胸前的风景更是呼之欲出。冷蓝直视着她。

“之前来送的不是你。”

“六层的客人指名要贝儿,所以我们换了一下。是诺洁哪里做的不周到吗?”女仆无辜的眨眨眼。

这样带暗示性的眼神,加上她足以让辛暖抑郁的身材,几乎没有几个正常男人能保留理智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