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25、结束

星际之娇妻难养

苓神 著

连载免费

辛暖从民国有意走入了因为未来的世界,跨过时间和空间,这里了迈入了星际时代。也没食物、戏曲、名著、文献...... 文化的差异让她在这里步履维艰,为了生存下来不得已走上了直播街头卖艺的路,而已赚个打赏钱就有意全面复苏了断层的古历史文明。引得一堆各界大佬。 辛暖:? 也有一个人,他闯入她的心里,被打破了她全部的防备和高傲,让她找到了了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,和真正的不喜欢的一切。 “不行啊,在我们那,结婚了要经过双方家长的征得。“ ”......我产生怀疑你在变相表示拒绝我。“ ”名不顺利地不顺利,你我一起和逃婚有什么差别?让我们以后的孩这一天是银历3021年6月16日,她第一天入学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“说完了......就让我走吧。”

放过我吧。

“早上挂断我的通话是什么意思?你连解释都没有吗?”

辛暖摇摇头:“没有。不过你打了我的同学,还是去道歉比较好。”

话说到这种地步,再纠缠下去,连冷蓝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。一直都好好的,又总是莫名其妙。

听到道歉两个字,他从鼻子里轻哼了一声,移开了目光。“你大可以直接告诉他,自觉的把那只手砍了,我就放过他。”

话末,冷蓝‘砰!’的一声,用脚踢开门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辛暖蹙眉,刚一抬脚就跌倒在地上。她想站起来,才发现刚刚对话的过程,竟然用尽了全部的力气。

今天的冷蓝,每一个眼神都让她觉得陌生和痛苦,愤怒时无意识散发出了极强的压迫感,让她害怕而无助。

视线转移到自己的手腕,已经有一片红痕。

“这才是你吗?”

辛暖赶来医院,尤易还没从医疗仓出来。病房外几个人坐在椅子上打游戏,看到辛暖,书郡宁往她身后看了一眼。

“他、没来?”

知道她说的是谁,辛暖摇头。紫雨松了一口气。“没来就好、没来就好,我打不过他。”

“尤易怎么样了?”辛暖往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,银灰色金墙壁密不透风,什么都看不到。

王晓苏开口:“肋骨断了两根,内出血,差一点伤到心脏了。”

“这么严重?”

“你以为呢?我早就跟他说最近和女生范冲,这一下,没打死他都是赚了的。”

她只得低下头。“这件事是因为我,我替冷蓝和你们道歉。”

“不关冷蓝的事情。”宁滢的声音很大。“整个学校都知道尤易最爱玩弄女生的感情,你救过冷蓝,他当然不会看着你跳入火坑。”

辛暖被她的话噎到,因为冷蓝似乎并不认识尤易......

但她最好还是不要解释,免得这些人会更加抱怨。

“我看尤易他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。是条汉子,以后他就是我偶像了,作为当事人我能吹到毕业哈哈。”

紫雨笑起来。林将今推了推她。“你注意点,尤易还在医疗仓呢。被他听到非跳起来打你。”

“怕什么,他得罪了冷蓝,这事谁管的了。”

陆将今黑了脸。“你说话能有点良心吗?”

“我怎么了?他自己管不住下半身,我们怎么给他收拾烂摊子?”

这些人表情严肃一触即发,辛暖又往病房看了一眼。所有人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似乎没有什么不平。

明明尤易才是受害者,还是说,这是一个有人可以只手遮天的世界。

“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

辛暖在门口撞见安逸。站在台阶上,有些无语,似乎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撞见他。

安逸惊指着辛暖:“你先别走!”

辛暖只能转过脸:“安老师好......好久不见。”

“上次的事你不在,那混沌店怎么回事?以为请假了就能逃过一劫。我说你们是为你们好。你怎么这么快就和他们混一起了,忘了以前怎么答应我的,要好好学习......”

辛暖被太阳晒的有些燥热,不在意的说:“我错了,老师。”

“知道错了就要改,这种事情应该制止而不是纵容......”

安逸这几天被晒黑不少,大概所有的老师都有一点啰嗦,尤其是对着自己以为是乖学生的辛暖,更是恨铁不成钢。

辛暖没再吭声,等他说够了。

“尤易还在医疗仓里面吗?”

“在。”

知道这事不小,他们一定被吓到了,安逸反而放轻了语气:“我只听宁滢说了一点,她当时哭的厉害讲话也断断续续的,你们在学校外面是怎么得罪冷蓝了?尤其是你还救过他......总之,顾忌你们是校友揍一顿事也没多大。不用害怕,有老师呢,我去和校长解释一下,他探个口风这事就过去了。”

辛暖点头。“他好像说,要尤易一只手。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他不是计较的人,你们犯什么错了?”

这种事情要她怎么开口?

安逸也没有追问。“尤易知道吗,他怎么说?”

“他还没醒。”

“多大点伤还没醒,逃避有什么用,遇到事情了首先要面对,他可以在里面躺一个月躺一年,他的家族呢?又不是要他的命,我去叫醒他。”

“安老师,他可能只是开玩笑。”

这种事情正常人都不会在意,辛暖还是不信,没有人真的轻易就要别人的手。

“你怎么会这么想,冷蓝那个人平时脾气再好,也是说一不二的人。如果你们真的惹了他,要一只手已经是看在校长的面子上了。”

辛暖噤了声。

他的确是个说一不二的人,霸道的很。

夏天快要过去,又像是回光返照将大地烤的炙热。辛暖觉得有些冷,突然觉得有点迷茫,低头打开终端,仔细的看着和冷蓝的聊天框。

编辑了半天,才发现自己被拉黑了。

回到宿舍的,将自己丢到床上,看着辛心确认了一遍。“他把我拉黑了......我们以后再也不会有联系了对吗。”

“是我错了吗?是我莫名其妙惹他生气的。我只是.......”

只是不想在这么暧昧不明下去了。

只想早点抽身离开,重新开始。

只想提前适应没有他的生活,错了吗?

是因为她无法跟他好好的道别吗?

她和冷蓝,就这么结束了,用很难看的方式。

夜半。

辛暖联系安逸,问了一下尤易的情况。

“能走动了,他表面上很坚强,可是我走出病房关上门,听见他在里面哭了。”

“事情的经过我都知道了......辛暖,既然因你而起,你能不能去和冷蓝说说,既然是为你出头,我个人觉得,他会尊重你的想法的。尤易他平时是不靠谱了点,但他真的知道错了,他的家族现在要和他断绝关系,可能会被直接退学。”

“安老师......”

辛暖张了张嘴,她该怎么解释,她和冷蓝已经不会有任何交集了。

挂掉通话,将脸埋到膝盖上。

许久,辛暖才抬起头,鼓起勇气申请添加冷蓝的终端。

页面停顿了一秒就通过了。终端提示亮了起来,是冷蓝打来的。她还没准备好要说什么。

“辛暖?”

这不是冷蓝的声音。

她又确认了一下是冷蓝的终端ID,才问:“你是谁?”

“我是严谨,你怎么才加他。”他的语气很无奈。“你赶紧过来接他吧,我今晚还要值班呢。”

辛暖的脑海立刻浮现出一张脸。“他怎么了,你们在哪?”

“栎一井夜总......”严谨正说着话,一只手挡住了终端,牢牢的按在上面。“别、别让她来这种地方......”

辛暖好像听到了冷蓝声音,很模糊听不太完整。

“我没听清。”

她耐着性子又问:“栎井夜总是什么地方?位置在哪?严谨?”

对面挂了。

辛暖躺回床上,不想见她吗?

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,辛暖被热醒。坐起来,镜子里她的脸热的泛红,呼出一口气,用手扇了会风,打开窗户。

这一晚似乎格外的长。外面也很热,没带进来多少风。

小苑:“有人来了。”

“是书郡宁吗?”

小苑:“不是,申请账号是陌生ID。”

辛暖坐回到沙发上。“那就算了。”

小苑:“收到。”

凉快了一会,辛暖突然坐起来。安老师也没来过她的宿舍,也是陌生ID,或许是来找她说尤易的事情。

想到这,辛暖下去开了门。

夜像一个黑洞,星星亮着明灭的光,女生宿舍外的长廊上挂满了植物,落了一地浅黄色的花瓣,一个身影倒在那。

走近过去,借着月光才能看清。

辛暖的嘴唇动了一下,眼睛忽明忽灭,看清来人,心里就开始难受,原来眼不见为净是真的。看不见,就不会难过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

转头四处查看空无一人,辛暖蹲下身,冷蓝躺在爬满植物的横栏上,热的衣衫半敞,眼睛微红,靠近就能闻到扑面而来的酒味。

他是喝醉后被人丢在这里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醉在女生宿舍门口睡着的人,真的很差劲。

辛暖又一次质疑自己的眼光。

瞧了他一会,目光不由自主的移到他的唇边,眼睫垂下,时间安静了许久。“这是我最后一次管你!。”

想把人扶起来。她那点力气完全没有起到作用,怎么都拉不动死猪一样沉的醉鬼。

冷蓝被闹醒,睁开眼,和辛暖的目光正好对上。

他长得是及其俊美的,因为喝醉的缘故,整个眼尾是粉红色,喉结微动,添了分外的性感。

“你醒了。”

见他盯着自己也不说话。

“别看我,不是我把你扔在这的,应该是严谨,他之前还用你的终端和我通话。”

冷蓝垂眸看着她的脚,脸上有些不悦,似乎在说:怎么又没穿鞋就乱跑。

挡开她的手,他自己撑着力气坐起来,用舒服的姿势靠在长廊的柱子上,平静的问:“怎么这么晚了,为什么还给陌生人开门?”

天气热的让人烦躁,似乎不是什么好的兆头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