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言情小说推荐-都市小说在线阅读手机版

首页 > 资讯 → 33、属于自己的兔子

星际之娇妻难养

苓神 著

连载免费

辛暖从民国有意走入了因为未来的世界,跨过时间和空间,这里了迈入了星际时代。也没食物、戏曲、名著、文献...... 文化的差异让她在这里步履维艰,为了生存下来不得已走上了直播街头卖艺的路,而已赚个打赏钱就有意全面复苏了断层的古历史文明。引得一堆各界大佬。 辛暖:? 也有一个人,他闯入她的心里,被打破了她全部的防备和高傲,让她找到了了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,和真正的不喜欢的一切。 “不行啊,在我们那,结婚了要经过双方家长的征得。“ ”......我产生怀疑你在变相表示拒绝我。“ ”名不顺利地不顺利,你我一起和逃婚有什么差别?让我们以后的孩这一天是银历3021年6月16日,她第一天入学。。……

免费阅读

辛暖惊呼,好半天才问道:“还能这样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没什么,我一直以为技能用完了就没了。”

“你是真傻,陪我刷一波野,再去吃了对面的野我经济就够了。倒时候你想上天都行。”

辛暖笑着点头:“嗯。”

云遮月经济上来后,直接把baff给了她。

她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在地图里横着走,全图的野随便刷,没想到她也有今天。

“姐姐,你开心吗?”

辛暖看着自己身上的特效:“嗯,我还没有这么富有过呢。”

“那你要不要做我专属的辅助,以后BAFF都给你。”

“不要,你说要给我做辅助的,你想反悔?”

“......”

捣药的使用要求非常底,辛暖很快就弄明白了用途,第一个技能是放视野的,第二个控制敌人,第三个位移,第四个回血,第五个复活。

云遮月耐心的一一教给她。

对面越来越猥琐,坚持了十七分钟后也没找到突破点,直到云遮月嚣张的越塔杀死对面射手,辛暖将人复活的一瞬间变成了5V3,辅助根本守不住塔,他们从下路一直推上去,很快拿到了胜利。

退出房间,辛暖打字过去。“云遮月,你太厉害了。”

云遮月:“我说了叫我月,不长记性。”

辛暖马上回过去:“我忘了。”

之后,云遮月下线了。辛暖满足的伸了个懒腰,她还是第一次赢游戏呢,就觉得人怎么可能那么倒霉,原来不是她菜,是黑音太难玩了。

所以躺着不好吗?

很快,笑意收敛,想到自己的处境,突然觉得自己很幼稚。怎么又产生这样躺的想法,什么都想靠别人。

那天云遮月不带她了,她不还是会回到原点。

就像冷蓝一样。你依靠谁,谁就说了算,你需要谁,谁就主宰你的人生。所以这个世界上谁都靠不住,太多的意难平,不甘心,都是因为自身的实力不足。

终端发来消息,是他。

小白兔:“小兔子。”

辛暖:“我不管你是谁,别再叫我小白兔!”

小白兔:“姐姐,小就是小,为什么不让说呢?”他回的倒是快。辛暖:“那你们这样躲躲藏藏又算什么呢?胆小鬼。”

小白兔:“姐姐想认识我?”

辛暖看着最后一行字,愣神了很久,胃里又开始疼,嘴巴里翻涌上来泥土和青草的味道,痛苦的靠在沙发上,她想吐又什么都吐不出来。

想起他嘴角邪肆的笑意,她知道,这个人招惹不起。即使再不甘心,但事实就是事实。

小白兔:“那我一会来找你。”

辛暖的瞳孔一缩。“不要!”

对方没有回答,辛暖的神经紧绷,开始慌不择路的找寻别墅里所有能躲人的地方。凡洛则,外人是进不来的。

她安抚自己,缩在沙发上背了十分钟的滕王阁序,直到有些缺氧,汗水打湿了头发都未能知觉......昏昏沉沉间,头重的像是压了一块石头,无力的抬手摸上额头,滚烫,上次果然没有好利索。

外面的天空完全沉下来,风愈发焦躁,闪电伴随闷雷晃过。“姐姐。”恶魔的声音响起,带着几分愉悦。

辛暖的心脏猛地跳动起来,她警戒的睁开眼,从沙发上悄悄露出一个头。

隔着落地窗,少年在风中的身材纤瘦修长,穿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,黑色的裤子,脚上踢着拖鞋,一看就是临时出门随便找出来的。

未满十八岁的少年,身上充满了朝气,微长的短发带着几分慵懒,帅气的稚气未脱的脸。随意的装扮挡不住他由内散发的贵气和精致感。

他向别墅走来。

辛暖想也没想,闷着头,手脚并用的从沙发上爬下来,打开衣柜钻进去。

陆西月四处扫视了一圈,这里面简直可以用贫穷来形容,毫无后期雕琢的痕迹,荒的像个鬼宅。除了别墅里的装横透露出几分温馨,隐约传来几声狗叫。过了一会。

他轻唤。“姐姐?”

“小兔子,你在哪?”

没等到回应的少年嗤笑一声。

衣柜上有几朵镂空的雕花,躲在黑暗里,依稀能看见透进来微弱光线,照在女孩惨白的脸庞。辛暖闭上眼睛,可越是漆黑,听觉就越是敏感。

她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,脚步声在寂静的二楼响起,他上来了。

“是在跟我玩捉迷藏吗,那我要开始找了。”

陆西月单手探上沙发,其中残留的温度,暴露了兔子还在这里的事实。而能藏人的地方只有一个。

‘刷’衣柜的门被从外面拉开,辛暖的手指再用力也只是让打开的速度慢了一瞬。

立刻警戒的瞪着他,似是要用眼神将他吓走。

“小兔子,你怎么在这里睡觉啊。见到我惊喜吗?”

年轻的少年尚未学会隐藏自己的张狂和邪恶,他蹲下来眨眨眼睛。他的身上充满了阳光自信,那张帅气的脸,喜色微收。

“生病了?”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!”

辛暖试图让自己凶一点,开口却绵软无力。

头皮被扯痛,他伸手抓住她的头发试图将她从里面拽出去。可惜头发略短,又有柜子的格挡失败了。

陆西月轻‘啧’了一声,抱怨说:“早说让晓不要剪掉了。”

晓。

他们当中,有个人叫晓。

“小兔子,看在你生病的份上,答应明天出去陪我玩一天就不打你了好不好?”

辛暖冷冷的转头。

她没有打算和这小鬼玩什么幼稚的游戏,要杀要刮,悉听尊便。

见她不听话,陆西月只好把她从里面强行弄出来。挣扎间,她发出痛苦的闷哼声。

“不要......明天有比赛,我们班里晋级了。”

少年仿若未闻。

握着她的手臂力气大的惊人,手腕很快出现了泛红,辛暖觉得自己已经是垂死之际,被这个明明比她小,却还要高出一个头的少年,像是拖着一个布娃娃般从二楼扯到一楼。

丢在地上。

她不知道怎么挨过去的。

小腿和身体各处都被台阶磕碰的青紫,忍者疼痛,没力气吭一声,身体原本就虚弱的没有反抗之力,她绝望的闭上眼,彻底陷入了黑暗中。

有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是什么感觉?

陆西月小时候生日收到过一只,那个生下他就跟别人跑掉的母亲送来的,小小的,软软的,就是太倔了。

但他知道,这是那个女人唯一能买得起的礼物。

那个家之所以如此贫穷,他的功不可没。他知道,这是来自母亲的服软,希望他能手下留情。

她生下那个人的孩子,一家三口幸福快乐的生活着。

而他,只能得到一只兔子。

直到有一天,他们受邀来到凡洛则参观,负责带她们的人是元夕和几个女生。百无聊赖之际,突然提出要给他们看有趣的事情。

一开始并没有太大的期待。

直到,他见到了一只兔子,一只野生的兔子,她的皮肤很白,很软,脆弱不堪,她的眼睛多么温柔干净,和这个冰冷的世界格格不入。

好可爱。

可是,如何把一只兔子变成自己的?

被欺负的狠了,也不吭一声,爱面子,可笑又脆弱的自尊心。这倔强的模样,和他原先那只讨厌的兔子一样。

怎么偏偏就这点一样呢。

让人更加忍不住,想把她弄哭,狠狠的摧残,夺走她的温柔......

想把她变的可怜。

让她恐惧这个世界,害怕一切,慌张,走投无路,再也不能成为一个心智健全的人类。

之后,再抱进怀里,温柔的抚摸她,轻声慢哄......

这样。

他就会得到一个,从内到外,都只属于自己的小兔子。

陆西月把倒在地上的辛暖抱起来,这只小兔真的软。他捡到的,分明比那女人送的可爱多了。

从医疗仓醒过来,少年还在,这个时间已经很晚了。他留宿在这,蛮不讲理的霸占辛暖的床。至于过程有多不要脸就不提了。

把她赶到沙发上,得意的躺在她的被窝里睡觉。

辛暖知道争不过,也不再和他计较,咬着牙打开终端跟安逸请假。

辛暖:“老师,明天我有私事需要处理,校竞赛不能参加了。”

安逸:“好的,明天是书郡宁和林将今的主场,没有全体赛。今天辛苦了,表现的很好,早点休息。”

列表里躺着冷蓝添加她的好友申请,都快在里面生灰了。

辛暖看了好久,抚摸上他备注里的名字,瞄了一眼床上睡着的人,通过冷蓝的申请,在她拒绝了三次视频通话之后,那边终于发来了文字。

冷蓝:“怎么不接?讨厌到连我的声音都不想听了吗?”

冷蓝:“别生气了好不好。”

冷蓝:“不是开玩笑,我能给你未来,到底怎么样才相信我?”

冷蓝:“你不爱我,不代表以后也不爱我,你不喜欢那我都改。”

冷蓝:“死刑犯都要经过三次复审,你就那么确定不会喜欢我,连一次机会都不肯给我吗?”

辛暖慢条斯理的打出几个字:“我只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杀元夕。”

冷蓝:“辛暖你别那么幼稚,她们已经受到惩罚了,人是向前看的。”

辛暖笑着别过脸,将他屏蔽后关掉终端。躺在沙发上。这不就三次了吗,死刑犯都要经过三次复审。

所以,她们再也没有第四次。

相关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评论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资讯排行